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17861|回复: 36

偷渡

  [复制链接]

21

主题

115

帖子

462

积分

无业游民

Rank: 2

积分
462
发表于 2022-11-16 23:18:1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来自福建

请登录查看大图。42+万用户选择下载看福清App享受全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账号?立即注册

x

    2004年12月份,我光荣的退伍了,那时候地方没有安排工作,仅仅拿了两万人民币就了事了;

    在那一段时间,做了一段不太长时间的无业游民,然后就和弟弟、小表弟自己找工作,一起去一家叫新蓝天商场超市打工;弟弟和小表弟做了营业员,而我做了防损员(类似于保安);

    后来,也不知道做了多久,我最先厌烦,最先向老板辞职不做了,每天就靠新买的电脑娱乐,一天过一天,得过且过;接着,小表弟也不做了,而弟弟最晚辞职;他之所以没做,也是因为后来那家大超市在水灾中进水了,亏损了很多,就倒闭了。

    福清那时候的工资是真的很低,尤其是超市底层员工,一个月也就八百左右,那时候还年轻,对存钱并没有概念,更不用说投资了,差不多都是月光族;

    2007年年底,家人也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找了一个给人做偷渡出国打工的引渡者(俗称蛇头);

    起先,我并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出国,虽然那时候我们当地人太多太多人都是做偷渡出国打工的,但我不想做这种违法的事情;

    可是,生活就是那样无奈,老爸那时候欠下几十万的债,爸妈也跑去新加坡打工了,我起先不想不出去,后来觉得每天得过且过也是浪费时间,我只好提起勇气,一个人按着蛇头的指示和带领下走偷渡这条线路了;

     那时候,我们一行人大概十四人,坐飞机到达北京白云机场,然后通过某大学院校里面的一位老师(当时他也是接头人)在学校里面住宿了一晚;

    北京这座城市对我们这样小城市的人来说,到处都是稀奇的,感觉北京的空气都比我们那座城市新鲜; 

    第二天,我们一伙在领队的带领下去一家饭店吃了一顿下午饭,就急匆匆的坐大巴车赶往内蒙古呼和浩特;

    那时,北京虽冷,也还没下雪,坐火车刚到内蒙古,那雪都掩盖到了膝盖,而且据当地人说,那时候可是零下-45℃,冷得我们咬牙切齿,浑身抖个不停,虽然身上一个个都有穿风衣,穿羽绒服的,但还是冻得受不了;

    我们福建,长年都不会下雪,有些老年人到死都不曾见过下雪,我们最冷的时候,差不多也就零下两三度,撑死也就是零下五度,但是如果穿羽绒服还是可以接受的,可想而知,我们这一群南方人,在零下-45℃的内蒙古是有多冷,有多难受……

      我们到内蒙古呼和浩特,那边也只是中转站,而内蒙也有接头人,我们暂住在他租的房子里,然后接头人帮我们申请通行证去外蒙古乌兰巴托;

      坐火车到了乌兰巴托,已经算是出国了,外蒙古是独立国,和内蒙古不一样,内蒙古是我们中国的,而外蒙古却是独立的一个小国;

     外蒙古说的语言并不是英语,而是蒙古语,流通的也是蒙古币;

     也忘记那时候汇率是多少,只记得那时候用100美金换了好几张大面额的蒙古币(这是我们自己称呼,一般叫图格里克,为了大家看得明白,我们暂时称呼为蒙古币)

 

 

 

      我们在乌拉巴托暂住了下来,因为据蛇头说,我们这十四个人要做签证去捷克布拉格那边,以做生意考察的身份去;

      在接头家暂住,两个房间,大家都打地铺睡觉;

      接头人也是福清的,矮瘦矮瘦的,浑身刺满了纹身,脾气倒还不错,还能和大家有说有笑的。

     乌拉巴托是蒙古国首都,大厦不多见,但也可能那时候我们都是在乌拉巴托乡下,所以高楼大厦没多少,传统的蒙古包倒是有许多;

 

 

        乌拉巴托这边常年不见下雨,一般都是晴天和下雪天,比较寒冷,给我们的感觉像是一个比较落后的国家;

         我们身边有一位当地人,女的,是接头人请来的翻译,那天,我偏头痛犯了,接头人让她送我去医院检查;路上,她跟我说,本地人比较讨厌中国人,因为政治问题,他们把落后的因由全都怪罪到中国人头上;

       那天,接头人带大家出来逛街;

       我们十六个人(十四个人加接头人和那位翻译)浩浩荡荡的在街上溜达,大家到处找网吧,翻译说这边网吧比较少见,有网吧但是差不多都是那种玩电脑单机游戏的,很少有联网的网吧,说电脑游戏店会比较妥当。

      这边的经济,按当时情况,确实比我们福清还不如;

      在乌拉巴托差不多住了两个星期;

      一天,接头人带上我一个人去捷克驻大使馆签证,其他人都被锁在住宿里面不得出来;

     我当时以为是一个人一个人单独带过去签证的,后来才知道十四个人,就我一个人签证通过,其他人都被拒签,我们分析可能因为我护照上有在新加坡盖过章(退伍那时候有带外婆去新加坡旅游,我父母那时候在新加坡打工。)

     捷克大使馆一切手续都是接头人和翻译帮忙和工作人员解释,然后我亲自签名的,而捷克大使馆工作人员也没为难我们,没多久,我们就签了字走人。

(图:捷克国旗↑)

 

    过几天,我们都坐火车往回走,先是内蒙古,再到北京,然后再坐飞机到长乐机场,由蛇头接走我们,然后开车送我们回家。

    在家里玩了一星期,按签证日期和路线,我一个人到达长乐机场坐飞机抵达上海虹桥机场,然后再坐车由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飞往捷克布拉格;

    说起捷克,大家可能都不太认识,大多都没听说过这个国家;

    但是,如果说布拉格,可能国内很多人都是听蔡依林的那首歌《布拉格广场》才知道有布拉格这个地方吧;

      这一路,一个人走,没有带队的,内心慌得一笔,好在是在国内,不需要翻译,不需要带队,一个人勉勉强强还算过得去;但是,来到捷克布拉格就不一样了,到处是英语和捷克语,那种无助感立刻就浮上心头。

       好在,我签证过来除了做生意的头衔是假的,但护照都是真的,海关也没为难我,海关人员拿着我的护照,抬头打量了一下,对我微微一笑,盖了章就放我入境,我却差点脚软趴地上去了,好在还是咬咬牙挺住,跟着下飞机的游客们出了机场。

        机场外头,有在捷克生活了多年的接头人等着我,也是我们福清人,他倒神通广大,我一出来,他就认出我,把我接走了。

       “怎么样?一路上还顺利吗?”接头人边开车边问我话,他有些胖,一头短发和炯炯有神的眼睛,让人看上去觉得他很精明;

   “还算顺利吧,国内和国外海关没怎么为难我,就盖章了;”我有些腼腆的说道,“嗯,那你算幸运了,很少人没被问话的呵呵;”接头人朝后视镜看了看我继续开车,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却突然有种被蛇盯上的恐惧感;

       接头人的家里冷冷清清的,一个房间里放着四张床,每张床都是上下铺的那种双人床,好像有四个人居住,但那天好像就我一个人和接头人住在一起,隔天接头人就开车带我过捷克边境;

      边境那头是德国,我们很不幸被查了出来,我们两个双手抱头,蹲在接头人汽车边上,任由德国边境警察搜身;

     在一问三不知还拿不出有效的护照以后,我们被德国边境警察带上了警车押送德国境内的一处拘留所;

     拘留所并不大,我所见的,只不过只有四间牢房,并且并不是电视上看到那种有铁栏杆的监狱,而是密封的房间,没窗户,门也只留有一小口,四寸左右,镶了玻璃,房间内三处墙角上都安了长条木椅,然后什么都没有,关在里面,如果是密室恐惧症患者(幽闭恐惧症),那么会非常难受,甚至有生命危险;

     也不知道接头人被带去哪里了,我一个人被警车转移带回了捷克的边境警察局,因为,我在做口供的时候(有会中文的翻译打电话来帮忙做笔录),告诉德国警察我是从捷克过来的;

     最后,我被送到捷克一处收容所里面,这里关押的并不是犯罪的非法分子,而是像我这样的偷渡者,每个国家都有,什么乌克兰人,乌兹别克人等,都是比较不发达国家或战乱国家偷渡来的,当然当时这边也有十几个我们中国偷渡出来的人,都是福清,福州和长乐的;

      收容所分两座,一边关男性偷渡者,另一边关女性偷渡者,而未成年的不管男女都关在女性那边。

       两座收容所是并在一起的,只不过中间隔着一个两米多高的防护网,我来之前,男的这座收容所就有十三个中国人,加我又正好十四人;

       我们十四个人分别住在两间房间里,一楼关着我们中国人,另一半是关着越南人,楼上也分别关押着其他国家的,也都是分开关着,同国家关在一起,但是我们除了不能走出收容所外,是可以来回走动,没有那么多束缚。

       当时,我们十四个中国人当中,有一个长乐来的小哥,他来捷克比较长时间了,会说一些流畅的捷克语,我们就靠他和收容所的工作人员打交道;

       我们身上的手机和现金(出来时候按蛇头要求兑换的美金),都被收容所没收了;而我们要家里寄东西来也是可以的,但不能寄现金和通讯设备;

      一日三餐,全都是面包,土豆泥之类我们吃不惯的食物;  

      大家和其他收容所关押人员相处还是挺和睦的,有时候也靠那个会说捷克语的小哥和其他国家的打交道。

      收容所不大,周围都是带电的防护网,我们可以在里面自由活动,负一楼还是个娱乐场所,有放映电影的房间,有画画和手工制作的房间;

      平时我们就靠看电影,做手工和画画来度过无聊的时间,一楼外面还有一桌乒乓球桌,很多人就喜欢在这边打乒乓球,也有人打羽毛球,打羽毛球是男女两边一起打,从女的那边打过来,男的这边接球再往女的那边打,日子也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有时候,我们还会去收容所安排的捷克语教学室那边学捷克语。

      我们关押人员一律要关108天,天数到了,就放你出去,一般只有两条路,一个是要你在短时间内离开捷克回本国家去,另一个是得你自己申请庇佑,到难民窟做难民去。

      那天傍晚,我们几个中国人在一起打乒乓球玩,中途有几个越南人也想玩,于是一起玩了起来,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打着打着,有个福清港头的小哥和越南一位大叔吵了起来,刚开始还只是骂来骂去,到后面直接就开始干架了,然后一群越南男的就开始群殴我们几个中国人,我从小到大就没打过架,不过那天我却异常的勇猛,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心里只是想着不要给中国人丢脸。

    倒不是越南人都坏,也有几个越南人平时和我们玩得比较合得来,这次打架,还是没有参与,并且在一旁劝架,而有几个福清小哥也是没有参与打架,也是在劝架,直到收容所工作人员来阻止了,我们才消停下来。

    吃饭的时候,有一位平时经常来我们这边玩的越南小哥跑来告诉我们,要我们当心一些,那个越南大叔把吃饭的铁勺子磨成了尖刃,准备对那个福清港头小哥下手;

    大家吃饭的时候都小心翼翼,唯恐那个越南大叔对那个小哥下手,然后我们确实看到了那个磨成尖刃的铁勺子,不过却迟迟没见越南大叔动手;只是那大叔看我们的眼神,非常的凶残,让人感觉一不小心就会被他给宰了;

    在这里,我们每一个人,包括国外那些偷渡者都不会报自己的真实姓名,甚至真实的国家名字都是假的;我们几个中国人,有报四川的,有报广西的,也有报哈尔滨的,总之都是随便乱说就是,名字更是五花八门,有个小哥直接叫贾明(假名)大家笑得肚子疼; 

    为什么呢,因为报真名真实住址是会被捷克遣送回国的。

    108天说长也长,说不长也不长;

     那天,我和一位福州小哥一起放了出来,收容所的人把手机还给了我们,却没把美金还给我们。给了我们一张写着捷克语的白色纸条,意思是在一星期内要自己回自己的国家去;

    要走的时候,大家互相拥抱告别,各自目的国都不同,所以互相祝福成功到达目的国;

    还是那位在捷克的接头人把我接回家;

    外公有打电话联系福清的蛇头,要求不要再走德国的路线了,结果第二天,那接头人又从德国边境走,这次,我和一位福清小哥一起走,只是我仨又再次被德国边境警察逮到,虽然我们拿着假护照,但是边境警察照着护照念我们名字的时候,我们却没反应,所以还是被抓了进去;

     这次,吸取教训,我们不再说是从捷克来的,而是按接头人教我们说的,说是从奥地利来的,所以我们直接被遣送去捷克的周边国---奥地利;

     大家可能不明白,为什么不直接说目的国,比如想去西班牙,直接谎称西班牙过来的,不是可以直接送西班牙?我其实直到现在也也不太明白为什么不这样说。

     奥地利是一个以音乐著称的国度;

     例如莫扎特、维也纳爱乐乐团等,甜点有蛋糕和巧克力都是很出名的。

(奥地利国旗↑)

     我们两个被关在收容所里,接头人被遣送回捷克,因为他有捷克的居留证;

     在奥地利这边的收容所,我们遇到两个同样偷渡被抓的两位福清大叔,一个是福清港头人,一个是龙田的;

     港头那位大叔人还算不错,给了我一张电话卡,说是在收容所里面可以打座机回家的,当时我身无分文,手机也没电了,所以很是感激大叔的帮助;只可惜那时候也没问人家真名。

     奥地利的收容所没有捷克那么自由,而且地方也非常的小,就感觉是关在一栋大楼的一层房间里面而已,放风的时候,也只是在走廊来回走动散步;

    这里没有什么放映厅,但是走廊尽头有一间活动室,里面可以画画什么的,倒也没那么无聊;

    我们几个不会说英语,跟一群被关进来的老外,都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乱聊,有些不会说的都是用手比划,或者用笔画出来。

    这边是两个人关一个房间;

    我和那位港头大叔关一起,而龙田大叔跟和我一起走线的小哥关一起;

    我们四个都在申请难民身份,因为这样可以去难民营报道,就能获取奥地利居留身份。

    收容所里,有一位翻译官,能说很多国语言,是台湾高雄人,也是她帮我们申请难民身份的,也不知道是运气好,还是不好,偷渡前就我一个人被签出来,而一路被抓了两次,而这次申请奥地利难民,也只有我被批准;

    两个星期以后,收容所的工作人员给了我一张难民营报道的邀请函,把手机还给我以后,我就一个人出了奥地利的难民营,可是就因为这样,我的灾难才刚开始;

    奥地利没有接头人,蛇头以为我会关挺久的,结果没想到我会申请难民成功,提早出来了,所以没安排到接头人; 

    奥地利收容所位于一个比较偏僻的山沟沟里,这边当地居民比较稀少,当时又下着大雪,我身上穿着一件薄款黑色风衣,里面也只穿着白色短袖,所以冻得直发抖;

    身无分文,手机又没电,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英语也不会说,所以我只好顶着风雪,到处乱逛,居民少所以房子也少,店铺就更不用说了;

    幸好走了几里路,看到路边有一个红色的电话亭,身上正好有港头大叔给我的电话卡,于是激动的跑进电话亭,给国内外公打电话,当外公苍老的声音响起,我泪奔了,外公知道是我打回来的时候,声音也开始哽咽和颤抖(后来从外婆那里知道,从来不哭,坚强的外公那天却哭得很悲伤,怪自己会让我出国受这份罪;)

    外公安抚我以后说会让福清的蛇头安排接头人过来接我,然后我又凭着记忆,打通了在英国的小姨电话:“小姨,我又被抓了,现在在奥地利,这里没有接头人,我身上也没钱,这张卡的余额也快打完了”然后我突然感觉心酸,泪流满面:“小姨,我……我好冷!”,电话里也传来了小姨哽咽的声音:“是呀,好冷,好可怜,细弟(福清话译音,我在家的小名;)你看看周围有没有超市之类的,进去取暖,或者干脆去警局自首回国……”

      可能是话费贵,一张卡没说多久就断了,我望着电话亭外白茫茫的一片大雪,冷得缩在电话亭里,第一次有生以来感觉那么无助;

     在电话亭里,不知不觉累得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电话亭以及外面的道路几乎都被大雪覆盖,走出去一股冷风吹过,我忍不住哆嗦一下,对面走来一位老外老太婆,我鼓起勇气,走过去用蹩脚的英语说道:“hello,where is?”,老太婆迷茫的看着我,我知道她没听懂,只好用手指着周围,然后说:“here name?”

     她可能稍微听懂了,可惜她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英语,我愣是一句也没听懂,只好尴尬的笑笑说:“thank you,thank you;”然后挥挥手和她告别,她看了看我也是无奈的笑笑,便往远处的一栋楼房走去;

    在电话亭里度过了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也没东西吃,这样不用上厕所也好,周围也没厕所,要我在大庭广众之下小便还好,大便就没办法了,虽然人烟稀少,但还是拉不下这脸;

     第四天,我整个人都是虚脱的,走路软绵绵的,像随时都要跌倒,嘴唇干得要裂开一样,难受至极;

     而电话亭这时突然响起铃声,我很疑惑为什么周围没人,会有人打电话来这里;

    铃声响了很久,我不敢接,就停了;

    正当我想再出去找人求助,电话亭里的电话又铃铃铃的响起,我小心翼翼的接起来,打算如果是老外打的就赶紧放下,没想到,电话里响起小姨的声音:“细弟,你这边怎么样?蛇头说今天有朋友来这边接你,你周围多注意一下;”

    我不知道小姨怎么知道这边电话号码,可能我当时打过去是有显示电话号码的,不管怎么样,我还是委屈的差点哭了,但是为了不影响小姨,我忍住不哭,说我会留意的,让小姨不要担心;可是当小姨说我妈妈担心的吃不下饭,天天以泪洗面的时候,我也崩溃的哭了出来。 

(图文无关)

     后来,外公也通过长途卡打过来,让我自己去警局自首要求回国;“哎,细弟啊,要是知道你这样艰难,外公是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你出去的……”

    放下电话,正好在随处逛的时候,看到附近有一家写着“police station”的警局,我便走进那座警局;

    警局似乎没什么人,一个值班的女警抬头看了看我,见是中国人,说了一句英语,我没听懂,她便皱着眉头又说了一句什么,我只好用蹩脚的英语说:“Im No passport,No money,No friend……”,女警便不耐烦的看着我说道:“Where are you going?”,这句倒是听懂了,可惜我还是不会表达,只能傻傻的看着她,她暴躁的拿起桌上的文件重重拍在桌子上;

    闻声而来两位又高又帅的男警,皮肤白皙,穿着警服简直帅到连我这个男的都快被迷住,其中一位男警手拿当地地图走到我面前,然后手指着地图上一个画着火车的标志,然后做睡觉的手势,我便知道他们想让我去附近的火车站睡觉;

    原本以为他们会把我抓进去,然后遣送回国,没想到他们反倒让我去火车站过夜;我只得说了句“thank you”,便朝警局外走去,没走多远,一个中国男的叫住我:“你好,我是某某(蛇头)朋友,我来接你了;”

    真不知这些接头人眼神为什么这么好,都不用对证就能认出我;

    这个小哥说他不是接头人,说某某因为奥地利没安排接头人,所以让他帮忙先暂时把我安排到他家里,然后后面他会帮忙买火车票,让我去法国那边,那边有他们团队的接头人会接我过去;

    拿着火车票,我对奥地利的遭遇还是心有余悸,万一奥地利没有这所谓的某某朋友,我是不是要饿死或者冻死在奥地利了?

    我拿着假护照和火车票,一路上胆战心惊,就怕列车员查票查护照;

    偏偏就是你怕什么来什么,一位穿着制服的大叔对周围说了一句英语,然后就见旅客纷纷拿出火车票给大叔检查,轮到我的时候,他看了看我的火车票,然后上下打量着我,“passport please”,我便假装镇定的拿出护照给他看,他看了很久,然后又拿出报话机说了一堆话,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就把我护照和火车票收走了,我都差点吓出心脏病,心想这下子玩完了,估计又要进收容所,没想到没一会儿的时间,那位制服大叔就走了过来把护照和火车票递还给我,我只听懂了一句“sorry”,其他也不知道叽里咕噜讲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我又躲过了一劫;

      下火车,有个华人小哥向我走来,只一句“跟我走!”我便只得跟着他走出火车站,四周的建筑开始繁华起来,华人小哥也不多说什么,弱弱的一句“这里是法国!”就带着我往一处地方走去;

(法国国旗↑)

     小哥带着我走进一栋楼房里面,应该是他的房子,他的妻儿也在家里,厨房里有一颗没有削皮的菠萝,他问“会不会削菠萝?”我摇了摇头,他拿起削皮刀自个儿削起菠萝的皮,削完以后切了几块递给我“吃吧!”

     小哥的老婆对我微微一笑没说什么,但是两个人却在厨房里吵起来了,他老婆怒喝道“跟你说多少回了啊?不要做这种偷渡的事情,老是你朋友你朋友的,不知道这是犯法吗啊?!”

    小哥也不顶嘴,在那默默抽着烟;

    我当时心里也很难受,要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走这条偷渡的道路来受罪啊;

    当时正好小哥的女儿寄托在学校没回来,就把他女儿的卧室让出来给我睡,小哥拿着脏衣服带着我去附近的洗衣店洗,他告诉我这条街的另一头就是大名鼎鼎的凯旋门和艾菲尔铁塔,但是也要走挺长一段路,可惜我没身份,不能带我去那里。

    第三天,按路线,小哥就帮我买了去西班牙的火车票,我便告别了小哥出发去西班牙;

    西班牙这边没有接头人,原先和蛇头讲好的价格是十七万人民币,由于一路上被抓了多次,所以我们最终只给了五万人民币给蛇头,他们也是认栽,无话可说;

    当然,我目的地不是西班牙,而是英国,由于当时没有门路进英国,所以暂时到西班牙这边,这边有我一位女邻居在这边,她妈妈和我妈妈又是好闺蜜,所以请她帮忙收留我;

(西班牙国旗↑)

   我来到这里的西班牙地方叫:瓦伦西亚,是西班牙第三大城市;

   西班牙的足球比较出名,每年的世界杯都是热门话题,皇马,巴萨,马竞,塞尔维亚等足球俱乐部更是世界闻名的;

   那位女邻居来西班牙挺久的,已经结婚成家了,她和老公两个人在西班牙都能说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语;而且都拿到了西班牙居留证;

    据说,刚到西班牙要去办理一个暂住的证明,然后还要开银行户口(不论多少钱),接着在西班牙呆满三年就可以申请居留证了;这些女邻居都帮忙办理了,真得感谢她夫妻俩的帮助;

    在西班牙没有身份不太好找工作,大多中餐厅或者外卖店招工都是需要有身份的,而也不知道女邻居哪里替我找到的工作,是一家华人开的自助餐餐厅里打杂的工作;

    她替我买好火车票,我便坐火车到达瓦伦西亚的郊区,老板儿子亲自开车来接了我过去;

    自助餐餐厅位于一个游乐场里面,老板是浙江青田人,老板娘是四川的,餐厅里寿司师傅和油锅师傅是老板娘的亲戚,是来自四川那边的,而另一位寿司师傅小哥也是四川过来的,大厨则是浙江温州人;餐厅的几位服务员小妹和小哥则是福清人(都有居留身份);

    我在这里是负责洗碗的,因为是中西餐自助餐餐厅,所以盘子碟子,刀叉筷子特别多,每天都要洗好几大筐的碗碟,刚开始手速特别慢,也不适应,就老是被老板说,然后寿司师傅看不过去,就帮忙洗,等我适应以后,也是两个星期以后的事情了;

    员工是住在一座两层的别墅里,而老板是住另一处别墅;别墅边上还有游泳池,我们几个男员工经常去那里游泳。

   我们和睦共处,倒是活得有滋有味,可是好景不长,女邻居帮我买的笔记本电脑和一个月的工资被人偷了,也不知道被谁拿了,然后老板在员工上班的时候带我偷偷回去到我们住的那栋别墅里搜查,最终还是没能找回笔记本和工资;

    那天,天气炎热,大家可能忙里忙外的有些劳累,我忘记了是出于什么原因,我和油锅师傅(负责油炸食品的师傅)吵了起来,没过几天,我感到十分压抑,就辞职回女邻居家,老板虽然极力挽留,但我还是不由分说的走人了;

    呆在女邻居住所两个星期以后,在走线(偷渡路程)的路上莫名其妙得的偏头痛又发作了,辞职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找不到工作,妈妈只得打电话联系她闺蜜(也就是女邻居妈妈;)让女邻居帮我买机票回国。

    女邻居老公帮我买好回国机票,带着我坐车去瓦伦西亚机场(西班牙国内机场),然后我一个人坐飞机飞往西班牙首都马德里国际机场;

    机票时间是中午十二点左右,我到达马德里国际机场的时候是早上8点多,手机又没电,笔记本电脑又留给女邻居,身上只带了三百欧元和两百美金现金;

    旅客人来人往,华人却少之又少,因为语言不通,我也只好在机场里到处乱逛,主要是要去更换登机牌,没有华人,语言不通,所以机场保安也不敢去问,只得到处乱转。

    好不容易遇见华人,可是那些华人特别的冷漠,只敷衍一句不知道,就匆匆忙忙的往机场内跑去;

(西班牙飞中国的中国东方航空↑)

    我的机票时间是中午十二点上机,由于不知道哪里换登机牌,我看时间没到,就坐在机场外的石椅上休息,周围依然很少见到华人,语言不通不敢开口咨询,手机还没电关机了,等我坐了好长时间,惊觉时间要到的时候,看到电子牌上面显示的是十一点三十分,还有半个小时就登机了,我开始慌了,但依然没勇气去向老外问路,就是在那里走来走去,希望遇到华人向他们求助;

    转来转去,实在没办法,只得硬着头皮拿出飞机票用蹩脚的英语问:“this where?”,保安好像也知道我要问的是什么,便拿着机票带着我走到一个有华人工作人员的柜台那里(之前我一直转悠也没看到),我说了句“thank you”,保安点点头微笑着,向我挥挥手走了;

     “你好,我这个是在这里更换登机牌的吗?”我把机票递给面前的华人工作人员,小哥看了看机票,然后抬头看了一下电子牌,着急的说“你怎么现在才来?!”然后急急忙忙的拿起柜台上的座机,拨了一组电话号码“喂,飞机起飞了吗?啊?……好的好的;”

     小哥放下电话,皱了皱眉,把机票退回给我“飞机已经起飞了,您只能拿去机票公司更改时间了;”

     我一下子浑身无力,也不敢说什么,只得失魂落魄的走到外面的候机厅,一个人坐在椅子上欲哭无泪;

     手机没电,身上有三百欧元和两百美金也不知道买什么,只是沮丧的坐着,看着人来人往,第一次感到自己是如此废物。

     如果当初有好好学习,我也不至于落魄到如此境地,如果……可是世界哪有那么多如果,世上是没有后悔药的!

     坐了一下午,到傍晚时分,遇到一位华人也从机场外头进来里面的候机厅坐在我对面;

    我起先不敢和他说话,因为之前也遇到过日本人,那种尴尬我不想再发生一次,于是我就这样时不时的望着他,最后我还是鼓起勇气,用英语问他“Where are you from?”,他戴着眼镜,迷茫的看着我,也不说话,满脸的疲惫,我以为又是日本人,便坐了回去,没一会他走了过来,坐在我身边“I'm Malaysian.”;

   马来西亚人?完了,又是不会说中文的,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而他也试探性的说了一句:“你是中国人?”

   我听到他说中文,立刻兴奋起来,把自己的遭遇和他说了一遍,他也摇了摇头说自己的护照和现金也被小偷偷走了,他现在无法买飞机票回国;

   顿时我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边和他聊了起来;

    这位马来西亚大叔当时是53岁,我们俩饿了便去捡旅客没来得及吃而丢垃圾桶里的面包,喝旅客没喝完的饮料,跟着他流浪在机场一下午以后,我对他放松了戒备,跟他说自己还有三百欧元€,两百美金$;

    马来西亚大叔高兴坏了,说我怎么不早说,然后带着我坐车(机场里面有一种免费乘坐的巴士;)去往一家酒店住宿。

    我们开了一间双人房,在聊天的过程中,马来西亚大叔自己可能说漏嘴了,还是也对我没有防备,说自己喜欢跟年轻男性交往,有过和年轻帅哥亲密接触(发生性关系),我听到这里,浑身汗毛竖起,洗澡的时候把门关得紧紧的,就怕被他给侵犯;

     还好,一夜无事,也许是真的累了,我便早早的入睡了;手机还是没电,他手机也没了,我只好叫他帮忙向老外借手机充电器,那时候用的是诺基亚手机,比较多人使用吧,我们很幸运的在一名老外妇女那里借到了诺基亚充电器,正好那位老外妇女身边有一个插座,我们便席地而坐,在那里充电,而马来西亚大叔跟老外妇女聊了起来;

    手机充满电以后,我没有联系我那位女邻居,而是联系了在马德里的一位上海网友,那是我之前在瓦伦西亚郊区的自助餐餐厅打工的时候,网上认识的,这位网友大我十来岁,是上海崇明岛那边的,在西班牙打工已经十来年,没想到他居然愿意过来机场接我;

    当一个戴着眼镜,圆脸短发的微胖大叔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时候,马来西亚大叔却提前消失了,我至今不知道为什么。

    之后,我就在西班牙和这位上海网友作伴,老板和老板娘也是浙江温州的,答应收留我,让我在他们中餐厅打杂;

     先写到这吧,偷渡的过程,使我明白了很多事情,最后悔的就是没有好好读书,玩心太重,如果再给我一次读书的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学习,可是这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

主题

355

帖子

2025

积分

白领

Rank: 4

积分
2025
发表于 2022-11-17 18:58: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收起回复
Snkrs :
2022-11-18 08:58 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4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成功者

Rank: 8Rank: 8

积分
36778
发表于 2022-11-17 22:28:0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北京有白云机场吗?白云机场在广州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3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成功者

Rank: 8Rank: 8

积分
36778
发表于 2022-11-17 22:29:4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乌兰巴托确实还不如福清建设的好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成功者

Rank: 8Rank: 8

积分
30676
发表于 2022-11-18 03:45: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这篇写得非常的长啊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1万

帖子

3万

积分

成功者

Rank: 8Rank: 8

积分
30676
发表于 2022-11-18 03:46: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被列入好文了赞(`*)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2-11-18 04:01: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收起回复
情风乱烟雨 : 还是先苦后甜的,之后我会再发打工生活
2022-11-19 15:32 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6

主题

2296

帖子

5835

积分

创业者

Rank: 5Rank: 5

积分
5835
发表于 2022-11-18 04:22:2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今天能不能去你家看看这些钱
收起回复
情风乱烟雨 : 蒙古币早不在了
2022-11-19 15:31 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6

主题

2296

帖子

5835

积分

创业者

Rank: 5Rank: 5

积分
5835
发表于 2022-11-18 04:22:5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这是一个非常传奇的福清哥加油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6

主题

2296

帖子

5835

积分

创业者

Rank: 5Rank: 5

积分
5835
发表于 2022-11-18 04:24:0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 来自福建
想不到你经历了那么多事
回复 收起回复
B Color Smilies
还可输入 个字符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