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4754|回复: 1

[历史名人] 福清这个“茶摊”很出名!摊主故事更精彩……

[复制链接]

3574

主题

3976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8822
发表于 2021-6-30 08:50: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登录查看大图。36+万用户选择下载看福清App享受全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这里曾是兵工厂,
这里曾办过农会,
这里集结过杀日寇的队伍,
这里吹响过冲破黎明前黑暗的号角——


福清版《沙家浜》里的阿庆嫂是位汉子

薛港堂建筑,有点皇家建筑作派,与《沙家浜》故事发生地江苏常熟城乡的建筑相去甚远。常熟属江南水乡,建筑有点婉约,而龙高半岛人推崇豪放派,讲究高大魁梧。薛港堂的色彩风格也很京味,在灰色中点缀着红黄绿三种颜色,这三种颜色在当年是皇家以及官府才可以用的颜色。红黄两种暖色与绿蓝两种冷色放在一起,可以相互衬托,显得分外鲜明、活跃,效果醒目而突出。


始建于明万历二十五年(1597)之前的薛港堂,让人望一眼即难忘。但比薛港堂建筑更让难忘的,是这里的红色历史故事。昔日中共闽中地委、福清县委的同志在这里有不少故事,但最难忘的还是看门人的故事,他有一个很有特点的名字:任肚肚。


085031lbh7zu1zyx188vww.jpeg

【图:位于福清市高山镇薛港村的薛港堂】
 
1940年:两位烈士生前选此做交通站

时间倒退回去半个世纪,京剧《沙家浜》不但家喻户晓,而且会唱经典唱段《智斗》的人委实不少。该剧讲述了一段抗日故事:战斗在江南的新四军浴血抗日,某部指导员郭建光带领十八名伤病员在沙家浜养伤,“忠义救国军”司令胡传魁、参谋长刁德一假意抗战,暗投日寇,以开春来茶馆为掩护的共产党员阿庆嫂依靠以沙奶奶为代表的进步抗日群众,巧妙掩护新四军伤病员安全伤愈归队,最终消灭了盘踞在沙家浜的日伪武装的故事。春来茶馆是当地的中国共产党交通联络站。


也是在抗日战争时期,高山镇薛港村薛港堂也来了位开茶馆的,也是以开茶馆为掩护建立党的交通联络站,也是“垒起七星灶,铜壶煮三江;摆开八仙桌,招待十六方”,只不过他是个气宇轩昂的男人,只不过他的茶馆没有名号,人们习惯称之“茶摊”,但他的故事比《沙家浜》里的故事或许还精彩。


最先把薛港堂发展成为红色交通站的两位高山镇的汉子,一个叫翁其由,一个叫薛国雄,后来双双成为革命烈士。


翁其由(1900—1947),1932年投身革命,参加过1934年的“南西亭暴动”、“塔坪寺暴动”和1947年的“龙高暴动”,虽然后两次暴动一次夭折,一次引而未发,但“龙高暴动”引来国民党保安队千余人“围剿”,身为游击队骨干的翁其由一路血战,与战友们一起突破重围。1947年,在渔溪不幸落入国民党当局手中,惨遭活埋。


薛国雄(1923—1947),又名由雄,早年开始为党工作,1944年正式投身革命,作为闽中福平游击队骨干,参加了1947年春的“龙高暴动”。“龙高暴动”因事先被敌人侦知,而致重兵扑来。4月6日,中共闽中地委主要领导人率队从江镜酒店村撤往牛头尾,准备在此与城工部龙高区委武装力量汇合,攻打高山镇。此时,省保安一团已分别进驻海口、高山、渔溪、江阴等,围歼游击队,中共闽中地委被迫放弃暴动计划,选择撤离。4月7日,薛国雄随队乘船冲出重围,转到莆田西亭,与莆田游击队会师。不久,身为班长的他奉命回福清重拾旧部、寻找失落的枪支弹药,走到莆仙交界处即被敌人逮捕,当场牺牲。


1940年,翁其由带着薛国雄到薛港堂建交通联络站。选定这里作为交通联络站主要有三个原因:一是这里当时四周都是山坡耕地,没有民房住宅,属于荒僻之处;二是交通便利,当时这里有一条羊肠小道,通往附近各村和港头、三山等地,既便于革命同志来此集结,又便于遇到险情迅速撤离;三是薛港堂香火甚旺,不但周边百姓来此祈福,还有不少莆田、福州的香客远道前来进香,便于四面八方来的革命同志来此开会、议事。


1940年:任肚肚一家来交通站驻点

薛港堂联络站建起来了,但需要一个可靠的同志驻点,翁其由想起了本镇人任肚肚。他俩认识,翁其由知道任肚肚出身贫苦农家,拼死拼活劳作,一家人还是难以裹腹,因此对黑暗社会有强烈的不满。任肚肚为人正直、忠诚,而且性格坚硬,非常适合作驻点同志。翁其由找到任肚肚,请他一家搬到薛港堂去住,为自己过往的朋友服务。任肚肚心中清楚,翁其由是共产党的人,对翁其由说的“自己的朋友”也明白大概都是姓“共”的人,也知道国民党当局正在到处抓共产党人,但他什么也没问,只是坚定地点了点头,说了句:“我知道你们都是给我们穷人办事的,没问题,我收拾好东西就去。”


085031jkkps3z94n4sc4s3.jpeg

【图:薛港堂很有气势的大门】


很快,任肚肚带着妻子和两个孩子栖身薛港堂,对外称是看门人,摆了个茶摊,靠卖茶水为生,妻子平日里义务打扫庙观卫生。每有革命同志在此落脚,任肚肚夫妻便为他们烧水做饭;有同志要在此借宿,来的人少,夫妻俩就让出自己的床给同志们睡,自己在门口站岗;人来多了,就在殿堂厅里打上地铺供大家休息,夫妻俩依旧站岗放哨,为同志们睡个安心觉把门。党组织在此开会,夫妻俩一个站在靠大门的路口望风,一个立在后门通向小路的路口站岗。


1941年:这里成了抗日“兵工厂”

1941年4月20日,日军进犯福清,随即县城及部分乡镇渐次沦陷。面对日寇暴行,中共党员、江德乡乡长何胥陶立即行动,他以乡长之名在江镜建立抗日自救会,还发动了100多名热血青壮年拿起武器保卫家乡。1941年夏,坚持抗战的平潭县县长罗仲若转进福清龙高半段,成立了福(清)平(潭)沿海抗日游击指挥部。何胥陶与之达成合作协议,将自己率领的江德乡抗日游击队,编为罗仲若率领的福(清)平(潭)沿海抗日游击第三大队,并任大队长。第三大队虽有合法抗日地位,但国民党政府并没有供应粮饷,也没有发给枪支弹药。这支队伍的武器粮食都是何胥陶利用乡长的合法身份,向江德乡的乡绅富户筹借的。


085031b4uowstlvvdow5lh.jpeg

【图:1929年加入中国共产党的何胥陶】


1941年夏天,何胥陶交给队员陈智迟一项任务,为游击队组装一批当地土话称之“长乐土”的手枪和子弹,大家把修枪械的工具搬到薛港堂内,日夜加工,任肚肚妻子带着长子出门望风,任肚肚则参加组装武器,连着几天没睡觉。妻子还将家里仅剩下的一点地瓜全拿出来,以家中亲戚上门为由,跑了多村借了一点米,煮地瓜稀饭给同志们吃,这在当时已是农家难得的好饭食。

 
1947年:参加“龙高暴动”队伍曾在这里集合

1947年2月底,中共闽中地委委员、中共福平工委书记陈振先回福清,发动群众,准备举行暴动,开展游击战争,并组建了一支二十多人的福平江镜游击武装,还以龙田江德乡泰山寺为游击武装据点。为准备暴动,在江德、谢塘、树下等地发动群众,建立武装力量,并选择福清龙(田)高(山)地区作为暴动的中心。


之后,陈振先给地委修书一封,报告“龙高暴动”条件已成熟,地委派委员林汝楠等带着一挺机关枪来到龙田树下村,与陈振先一起筹备暴动。3月28日,陈振先、林汝楠来到谢塘村,在龙兴胜境召开暴动骨干会议,研究暴动具体方案。开会时,放哨的游击队员抓获了在会场附近打探消息的国民党福清县党部委员何文辉、叛徒何坤、龙田警察所巡官张培青,当场击毙了何文辉和何坤,张培青因主动认罪还发誓不再作恶被释放。不料,张培青回到龙田就向县政府报告,说共产党在江镜一带集结队伍,县里立即派兵赶往谢塘村。


28日晚,在龙兴胜境召开的谢塘会议结束后,陈振先连夜把游击队骨干和外地来参加会议的人员带到树下村。闽中地委主要领导率地委武装二三十人赶来与陈振先的游击队会合,撤到江镜酒店村泰山寺,等待时机攻打高山。


国民党福清军警在谢塘村没有找到游击队,但采用各种手段还是发现中国共产党要在龙高一带举行暴动,便电请省里增兵增防。福建省保安司令部立即将准备调往闽北剿共的保安一团派到福清。保安一团团长胡季宽率千余名官兵赶赴福清,福清县警察局与县自卫队一部也开始在今江镜一带开始“清剿”。中共闽中地委主要领导连夜率队紧急撤出泰山寺,在高岭村驻了一天。


085031aqqyddyd4751bqv4.jpeg

【图:薛港村人合力建成的红色地标】


当时中国共产党在福清的武装力量,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中共闽中地委组织的武装力量,如陈振先组建的两支游击队就属中共闽中地委领导的;另一部分是中共闽浙赣区委城工部领导的武装力量。为攻打高山镇,完成“龙高暴动”计划,中共闽中地委主要领导又通知中共闽浙赣区委城工部系统的龙高区委,让他们立即集中本系统的武装力量,赶到薛港堂集中待命。


接到命令后,城工部在福清龙高半岛的近百位武装人员连夜冒雨赶到薛港堂。任肚肚为他们烧好茶后,自己披上蓑衣,戴上斗笠,就与妻子一起出门站岗放哨。


4月6日,中共闽中地委主要领导人率队再撤往牛头尾,准备在此与城工部龙高区委武装力量汇合,攻打高山镇。此时,省保安一团已分别进驻海口、高山、渔溪、江阴等,围歼游击队,中共闽中地委被迫放弃暴动计划,非武装人员就地疏散隐蔽,武装人员全部乘船从海上突围转移到莆田去继续战斗。一批福清游击队员在突围中壮烈牺牲,还有一批转移到莆田后又被派回福清不幸被捕牺牲。任肚肚一家也为此做出了巨大牺牲。


“龙高暴动”失败后,国民党当局很快侦得曾有中共游击队在薛港堂集结,此时任肚肚已转移。敌人抓走了他的长子任之娘仔,严刑拷打,逼任之娘仔说出常来薛港堂者名单,逼他供出4月6日晚上集中在薛港堂的人家庭住址,任之娘仔威武不屈,最后被活活打死。


失去长子的任肚肚,万分悲痛,积哀成疾,但他硬撑着病体继续为革命工作,直至福清解放前夕病逝。


085032htx6tn9zp5x1x5nt.jpeg

【图:盛满红色故事的薛港堂】


1949年:这里曾吹响杀敌号角

据余孔华、俞长田回忆,1949年5月,战斗在南区的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游击队曾在薛港堂集结,吹响了战胜黎明前黑暗的杀敌号角。


余孔华,1924年8月17日生于龙高半岛,1944年由何胥陶介绍参加革命。1946年6月入党,1947年任城工部龙高区委书记,曾在薛港堂集中了属于城工部龙高区委领导的近百人武装力量。1949年7月任中共南区化北乡工委委员,曾在闽中游击队第五中队担任过民运队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福清县政府总务股股长等职。


俞长田,三山镇嘉儒村人,1925年4月出生,1947年8月参加中共闽浙赣区委城工部,1949年7月任中共福清南区化北工委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任南平地区农业局科长、中共屏南县委办公室副主任等职。


在俞长田、余孔华等人领导下,1949年平化游击队曾以薛港堂作为联络站,集合力量,谋划出击“挖蒋根基”。5月21日,余孔华带着平化游击队、民兵进入瑟江,占领乡公所,从县自卫大队大队长翁秉乾家里搜出准备运往白犬岛的粮食1500多公斤、枪6支。5月25日,余孔华又带着游击队在高山官下街缴获刘道照自卫队的部分枪支。次日,游击队员攻下高山镇镇公所,毙敌数人,缴枪15支,还破仓缴粮5万多公斤分给穷苦农民。


晚年,余孔华和俞长田曾联手著文。两人在回忆文章中写道:1949年薛港村的农会就设在薛港堂,农会主席薛昌株在南区区委化北乡工委领导下,先后缴获敌驳壳枪4支、步枪13支、手枪17支、左轮手枪1支及子弹数百发;募金6钱、募粮8000斤,供给游击队和解放军,为福清解放做出了贡献。


善战的龙高半岛子弟,连同装满英雄故事的薛港堂,值得福清人铭记。


作者 福州晚报原副总编、党史研究者 刘琳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

主题

1850

帖子

4061

积分

白领

Rank: 4

积分
4061
发表于 2021-7-1 00:15:5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故事又来了,爆赞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