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7277|回复: 4

红色文物:福清革命先烈陈金来的诗词手稿

[复制链接]

2429

主题

2693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2568
发表于 2021-4-26 08:46: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请登录查看大图。36+万用户选择下载看福清App享受全功能!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红色文物见证了党和人民艰苦奋斗的风雨历程,承载着革命先辈的爱国热情和民族精神。正逢建党百年,福清侨乡博物馆精选馆藏革命文物进行展示,追忆红色岁月,传承革命精神。



诗词手稿

084600gnnw2kea7mx55nfm.png
084600mxwx277zz7gb57x9.png


诗词手稿共2份,长27厘米,宽17厘米,有些许污迹和胶痕,但整体保存良好,字迹清晰,是革命先烈陈金来的遗物。

084600wrgspd9c5cief9xs.png

 陈金来照片 

     陈金来,出生于福清海口镇东阁村,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福平沿海游击指挥部第八中队中队长、长乐抗日游击总队第三大队大队长等职,组织并参与长乐琅尾港伏击战,是抗日战争时期福清党组织和抗日游击队的出色领导人。1962年追认为革命烈士。

手稿其一是一首七言句式的诗歌。诗前小序说明此诗是为悼念烈士陈金金而作,前两句引用南宋英雄文天祥的诗句直表舍生取义的民族气节,后两句表达了对战友牺牲的悲痛愤慨之情和信念如炬的革命决心。

084600utfzcgcs5namhv2s.png
084601xqyydogfxbodqiyr.png

 手稿其二背面 

手稿其二写有一首词和一首七言律诗。手稿背面还粘有便笺一张,是陈金来其子写的题跋,说明遗作词牌名应为浪淘沙。诗词直抒胸臆,慷慨激昂。

084602dxy8jwxixhuuwyw7.png

以诗传志,由词递心。这两份革命先烈亲笔写就的诗词手稿,充分表现了英勇无畏、抗争到底的赤诚之心。

来源:福清市博物馆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48

主题

1158

帖子

5233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233
发表于 2021-4-26 14:02:09 | 显示全部楼层
陈金来(1901-1941),又名东生、向民,别名老向,福建省福清县海口镇人。1918年远涉重洋,流落印尼泗水当学徒。1926年参加反荷武装起义。翌年,起义失败后被荷兰殖民政府驱逐出境。回国后以开皮鞋店谋生。1931年12月参加福清龙高(龙田、高山)-,走上革命道路。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任中共福清特支委员。1934年初任中共福清县委委员。同年6月组织南西亭-,组建红军游击队。8月,任中共福清中心县委委员,负责福清县党的工作,坚持闽中游击战争。1935年5月任中共福清县委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为闽中红军游击队提供情报,筹集物资和经费。同年冬,遭国民党政府通缉,转移到罗汉里游击根据地。1936年3月,国民党军队“清剿”罗汉里根据地,率领红军游击队开展游击战争。1937年初,根据全国形势,主动组织抗日救亡活动。同年2月陈炳奎被捕后,接任福清县委书记。抗日战争爆发后,闽中红军游击队改编为新四-卫营北上抗日。他服从组织决定留在福清继续领导抗日救亡运动,任闽南特委委员、福清中心县委书记。1938年代表闽南特委出席中共福建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当选省委候补委员。会后留在省委主抓武装斗争工作。1940年福建沿海沦陷,陈金来组建福清抗日游击队,任队长。1941年9月14日,因策反伪军海匪不幸蒙冤,被错杀于长乐。1962年,人民政府追认陈金来为革命烈士。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30

帖子

131

积分

无业游民

Rank: 2

积分
131
发表于 2021-4-26 14:02:32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烈士致敬!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45

帖子

126

积分

无业游民

Rank: 2

积分
126
发表于 2021-4-26 14:03:13 | 显示全部楼层
手稿中看出陈金来烈士对革命的坚定信念!很有教育意义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3

主题

95

帖子

539

积分

无业游民

Rank: 2

积分
539
发表于 2021-4-26 14:04:10 | 显示全部楼层
陈金来,又名陈向民,1901年出生在福建省福清县东阁村的一户贫苦农家,上有三兄三姐,下有一妹,全家十口人,靠父兄租种地主的田地和打长工维持生计。全家人一年到头风里来雨里去辛勤劳作,仍然缺衣少食,负债累累。苦难的生活迫使陈金来刚满10岁时就跟随本村泥水匠当小工,走上了艰辛的谋生之路。

1916年,陈金来父亲欠了本村地主租债无力偿还。地主勾结官府,以赖债不还、拒交欠租的罪名,把陈父投入大牢。陈金来堂兄激于义愤说了几句公道话亦遭无理监禁。地主的期压使年仅15岁的陈金来愤恨难消。一个漆黑的夜晚,秋风萧瑟,他趁着夜深人静,悄悄潜出村外来到地头。地主家尚未收割的一片晚稻,在夜风中翻滚着层层金浪。站在田埂上,他又想到黑暗的牢房里,父亲和党兄正在受着刑伤与饥寒的折磨,单薄的胸膛急促地起伏,鼻腔里响着粗重的气息。他颤抖着双手掏出火柴,咬紧腮帮打着了火……顿时浓烟滚滚,火势呼呼,地主家一亩多晚稻被化为灰烬。事后,他久积胸中的不满情绪稍稍平息些许,但也因此闯下了大祸:兄长被迫到地主家打长工赔偿损失,自己为躲避报复流落他乡,有家难归。

1918年,在一位好心华侨的帮助下,陈金来背井离乡来到印度尼西亚的泗水。他先进入一家皮革厂当学徒,满师后自己开设皮鞋店谋生。1926年11月,不堪忍受荷兰殖民者统治的印尼人民揭竿而起,举行武装起义。在中国备受反动统治阶级欺压的陈金来十分同情印尼人民的遭遇,积极投身到反殖抗暴洪流中。他不但慷慨捐款支持起义者,还带动一批志同道合的华侨青年直接参加起义队伍,与印尼人民并肩作战。1927年印尼人民反荷起义失败,荷兰殖民者开始疯狂迫害参加或同情起义的华侨。陈金来因捐款事泄,被荷印政府驱逐出境。1928年,陈金来怀着惆怅的心情回到阔别十年的故乡东阁村。这时清王朝虽已被推翻了十几年,但中国封建势力依然猖獗,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气焰依然嚣张,广大人民依然处于水深火热之中。面对与十年前一样荒凉萧索的故乡,目睹乡亲们还在苦难中挣扎的情景,陈金来本已十分惆怅的心情愈加忧郁苦闷。后来,陈金来在本县龙田镇附近的南宵村开设皮鞋店,重操旧业。沉闷的日子在艰辛的劳作中一天天过去。

1931年,国民党福建省防军林靖部到福清后,敲榨勒索,奸淫掳掠,无恶不作。福清人民惨遭荼毒,龙田、高山两地民众受害尤为惨烈。林靖匪部在福清的暴行,激起陈金来的满腔怒火,他再度萌生了聚众抗暴的念头。于是,他与在龙高地区秘密活动的中共党员、共青团员及融美中学的进步师生取得联系,与他们一道深入到各乡村的贫苦农民中间,做了大量武装起义反暴的宣传发动和组织工作。同年12月26日,龙高暴动的号角吹响了。陈金来同大批愤怒的农民群众一道冲进龙田镇,攻打林靖匪部盘踞在镇上的各个据点。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暴动群众歼敌四五百人,缴获大量枪支弹药,取得了抗暴斗争的最后胜利。在这场抗暴斗争中,陈金来经常与共产党员、共青团员接触,懂得了不少革命道理,同时看到人民群众团结起来的巨大力量。

龙高暴动后不久,陈金来搬到海口街开设“整雅”皮鞋店。他身在皮鞋店,心中依然念念不忘为民众解除困苦的使命,渴望着投身除暴安良的伟大事业。1932年夏,中共福清特支成立,革命重心从城镇转移到农村。特支成员经常到海口地区开展各种革命活动,陈金来得以结识特支书记何文成。此后,何文成每到海口,必访“整雅”鞋店,与陈金来促膝谈心,向他讲述革命道理。在何文成的启发帮助下,他对革命的意义有了更深刻的理解,思想产生了飞跃。1933年陈金来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不久,他即担任特支委员兼海口支部书记。

陈金来走上革命道路后,就以皮鞋店老板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皮鞋店成了革命的宣传站、地下党组织的联络点和指挥部。陈金来只读过一年私塾,但思想敏锐、理解力强,说话富有鼓动性、说服力,善于做群众工作。许多青年在他的启迪引导下走上革命道路。海口梧屿村有个十六七岁的小青年,家庭贫苦,无地耕种,以打鸟为生,经常到海口街卖鸟。一天,陈金来向小青年买了一只鸟,特意让小青年到鞋店拿钱。小青年卖完鸟到鞋店取钱时,陈金来已炒好鸟肉并温了地瓜酒,热情邀其对酌。两人边呷边聊,从打鸟谈到枪法,从家庭谈到社会,从穷人的苦难谈到财主的剥削,国民党腐败,帝国主义的侵略……越谈越投机,彼此都觉得相见恨晚,直到天黑,小青年才依依不舍地起身告辞。临别时,陈金来语重心长地说:“小兄弟,社会这么黑暗,你枪法再好,打鸟的本领再高,也不会有温饱的日子过。我们穷人多,要能团结起来,就会有出头的时候。”这个小青年叫俞罗福。此后,俞罗福经常到鞋店与陈金来谈心,不久即投身革命,参加了党领导的红色游击队。

1934年初,中共福清县委成立,陈金来任县委委员。这一年,福清大旱,广大农民的生活更为艰难困苦。当局照样横征暴敛,地主收租逼债反而变本加厉,农民群众怨声载道。县委遂决定发动农民举行暴动。通过调查分析,县委认为龙田、渔溪交界处的南西亭一带背山靠海,与江阴岛仅一港之隔,且小路崎岖,交通不便,适于开展游击活动,因而决定暴动地点选在南西亭。暴动前,陈金来与县委主要领导人分别深入龙田、江镜、海口一带偏僻乡村进行宣传、发动。为增强武装力量,县委还决定争取在海上劫富济贫的高诚学部支持农民革命,陈金来主动请缨前往小麦屿与高部谈判。经过陈金来多方努力,高的部属、原十九路军的医官吴长源深为陈金来的诚挚和献身民众革命的精神所感动。在高的默许下,吴长源率一班武装开赴南西亭,在暴动中这支队伍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6月28日上午,龙田的西安、赤坑、蟹屿、西亭,江镜的南城,海口的面厝、东阁等十多个乡村100余名队员,在南西亭附近的洋门村集中编队待命,陈金来和县委其他领导都编入暴动队伍,与群众并肩战斗。下午两点多,暴动队伍高擎“中国共产党工农红军福建游击队闽南第一支队”的旗帜,高呼“打倒地主豪绅”、“减租减息”、“耕者有其田”等革命口号,从洋门出发。一路上红旗猎猎,口号震天,声势浩大。沿途张贴标语散发传单,以扩大政治影响。暴动队伍所到村庄,贫苦农民都拥到村口放鞭炮、送茶水,热烈欢迎。斗争整整持续了三天,先后到观元、塔石、山兜、蟹屿、海头等村收缴长短枪20多支,子弹1000多发;没收黄金16两(05公斤)、银10斤(5公斤);焚烧了大量债据契约。同时还把没收的5000多公斤粮食以及布匹、衣物等分发给当地贫苦农民。南西亭暴动战果辉煌,在这场斗争中陈金来始终站在斗争的最前列。

南西亭暴动不久,何文成、何胥陶等县委领导人不幸被捕,党组织受破坏,福清革命暂时转入低潮。陈金来回到海口,继续以“整雅”鞋店为基地,坚持地下斗争。同年8月中共福州中心市委委员黄孝敏来到福清,组建了中共福清中心县委,陈金来任中心县委委员。为了尽快恢复组织活动,壮大革命力量,他经常以发售皮货为名深入各地发动群众,建立农会,组织武装。在中心县委领导下,经过他和同志们的共同努力,1934年11月,工农红军福清游击大队在福清西区建立,为开辟罗汉里游击根据地、支持三年游击战争,准备了基本的武装力量。

1935年5月,中共福清中心县委与莆田中心县委合并成立闽中特委,中共福清县委建制随即恢复,陈金来任县委副书记,主持县委工作。同时,福清游击队扩编为工农红军闽中游击支队。支队初建,装备不足,给养无着,特委要求福清县委积极为支队筹集经费、粮食等,全力支援支队渡过难关。于是,仍在海口街开设鞋店的陈金来,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制作皮鞋出售,把收入悉数交给游击支队使用。一次,支队急需现钞,但店里的皮鞋却一时未能售出。身边没有现款,陈金来就四出告贷,又典卖了自家衣物,方凑足款目交给支队。支队里的驳壳枪没有枪套,携带不便,且容易生锈损坏,陈金来看了心里焦急,就找出店里最好的皮料,连夜赶制了十多个枪套送到支队。为筹措支队给养,陈金来耗尽了心血。但随着队伍的不断壮大,仅凭他的双手已远远不够,于是,县委决定打土豪筹款筹枪。

福清县北门外溪头村的马家,有山有田富甲一方,家中养着十多个护院家丁,备有两支短枪、五支步枪和1000多发子弹。福清县委决定集中尚未进入罗汉里的游击队员,由陈金来率领攻打马家大院,向土豪筹款夺枪,也为受欺压群众出口恶气。马家大院房大墙高,门户坚固,天井上布有铁丝网,要打它谈何容易。当陈金来还在苦思良策之时,地下女交通员送来了一份情报:马家要把年仅20岁的婢女,卖给邻村40多岁的地主为妾。婢女不从想逃跑,向女交通员求助。陈金来认为这是个好机会,叫交通员约那个婢女于晚上两点开门,而后游击队趁机进入马家大院。夜黑洞洞,没有月亮,连星星也躲进云层。陈金来带十多名游击队员,埋伏在马家大院墙外。半夜时分,大门内响起开锁声,游击队员个个屏住呼吸,精神振奋地准备冲锋。突然院子里响起纷乱的脚步声,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叫声。陈金来命令能飞檐走壁的俞海妹弟上房侦察。海妹弟透过铁丝网,只见大院内灯光明亮人影纷杂。陈金来知道情况有变,就机警地领着队员悄悄撤离。

一打马家大院未成,好在马家并无察觉。第二天,陈金来派交通员前往探查,原来是婢女开门逃跑时被发觉,马家抓住婢女把她活活打死。游击队员听后,个个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即飞入马家大院杀死地主恶霸。他们纷纷请求出城为屈死姐妹报仇。陈金来的心情与战士们一样悲愤,决定当晚继续行动。作战方案重新部署:由俞海妹弟上房剪开铁丝网,跳下天井打开大门。俞海妹弟刚飞身跃上墙头,马家的恶狗见影狂吠不休,守夜的护院家丁开枪报警,惊醒了其他家丁持枪跑出来。陈金来见马家已有知觉,又当机立断下了撤退命令。

打马家大院由于游击队没有开枪还击,马家只把上房的俞海妹弟作为独自行动的窃贼,所以还没有引起多大警惕。两次攻打马家大院没有成功,陈金来决定增加力量,就从罗汉里调来也能飞檐走壁的游击队员杨亦眉,待机而动。

一个大雨滂沱的夜晚,陈金来认为机会到了。是夜,借着狂风怒吼、瓢泼大雨的掩护,俞海妹弟和杨亦眉如灵捷的猿猴从后墙攀杆飞上屋顶,利索地剪开天井上空的铁丝网,轻轻跃下天井,摸到大门边,拉动钢锯锯铁锁。守夜的家丁躲在哨楼里打瞌睡,但恶狗耳尖冷不防蹿了过去,杨亦眉出手更快,“嗖”“嗖”两粒钢珠击中恶狗脑袋,恶狗刚哼一声就毙命了。他们俩顺利打开大门,陈金来轻轻一声令下,战士们如猛虎下山般攻进马家大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到厢房里,把马地主从美梦中揪起来。陈金来下令把老地主捆绑起来。护院家丁不敢开枪反抗,只得乖乖地交出所有的枪支弹药。

陈金来用黑布蒙住马地主的眼睛,带走时留下一句话:“五天之内5000块银元、2斤黄金到游击队驻地罗里赎人,否则就来收尸。”马地主哆嗦着双唇嘱咐儿子照办,只求游击队不杀他。后来,游击队用这笔钱购买武器、粮食、药品,扩充了支队的力量,坚持了闽中地区的游击斗争。

1935年冬,福清国民党当局密令缉捕陈金来,组织上要他立刻转移到罗汉里根据地。他临危不惧,把手边的所有工作都安排、布置完妥后,才离开海口,并留下妻子在“整雅”鞋店里坚持工作。临别时对妻子说:“干革命就要舍小家为大家,不怕苦不怕死……只有这样,穷苦的兄弟姐妹才有翻身解放的日子。”转移到罗汉里后的一天,陈金来正在游击支队支队部开会,他叔父匆匆赶来,说家里人得了重病,要他筹钱回家请医生。可他身上分文俱无,又不敢明说,就把叔父叫到一边,悄声央求叔父回家想办法。司务长获讯,主动拿出五块钱款交给他应急。他婉言谢绝,坚持不受。司务长十分感动,就背着陈金来把钱交给他叔父。陈金来知道了,很快设法还了钱。还款时,他诚恳地对司务长说:“我们都是共产党员,处理问题一定要顾全大局,不然,就会妨碍党的事业。”陈金来就是为党为革命默默地奉献自己的一切,却绝不要组织上给予他一丝一毫的特殊照顾。

1937年,中共闽中特委主要领导人及福清县委书记等被捕牺牲。陈金来奉命接任福清县委书记,领导福清人民继续进行革命斗争,同年8月,中共福建省委决定恢复成立中共福清中心县委,陈金来又被任命为中心县委书记,领导福清、长乐、平潭三县人民进行革命斗争。翌年7月,陈金来代表中共闽中特委出席中共福建省第一次代表大会,当选为省委候补委员,并留在省委负责军事工作。1940年,国民党颁布“限制异党活动办法”后,在国统区开展武装活动更加困难。为了保存党领导的武装力量,陈金来把五六十名游击队员带到海岛上,打进海匪陈良超大队,实行隐蔽斗争。

1941年4月,日军入侵闽海,福清、长乐、平潭等县沦陷。陈金来以历经千难万险保存下来的武装力量为骨干,迅即在福清北区组建了一支抗日游击队,坚持抗日斗争。在与流亡福清的国民党平潭县长罗仲若达成合作抗日协议后,这支游击队加入“福平沿海游击指挥部”,编为第八中队,陈金来任中队长。第八中队在陈金来的领导下,纪律严明,战斗力强,在福清玉岭、桂巷一带多次袭击下乡骚扰的日军,打击了侵略者的嚣张气焰,得到人民群众拥护与支持。第八中队积极抗日引起国民党顽固派的嫉恨。6月的一天夜里,国民党福清县长派兵包围第八中队,妄图把这支积极抗日的人民武装消灭。在当地群众掩护下,陈金来率队连夜撤出,移营长乐,与陈享源游击队会合,旋即加入地下党员刘润世领导的长乐抗日游击总队,改称福清队,陈金来仍任队长。移营长乐后约月余,福清队参加了威震八闽的琅尾港战役。

1941年8月4日,日军第七守备司令中岛带着100多官兵分乘两艘汽艇,耀武扬威地往长乐玉田、蕉岭视察工事。陈金来获讯,立即把福清队带到总队部请求伏击敌人。经过反复讨论,制定了作战方案——在敌人返航经过琅尾港时,予以截击。战斗方案确定后,陈金来就从福清队中抽选17名精壮战士组成伏击战的“敢死队”。

傍晚,队伍悄悄进入伏击地点——琅尾港。港湾岸边是一片茂密的桔林,队伍就隐蔽在桔树下的土堆边。按预定方案,机关枪布置在中间,步枪散开分布于左右两翼,约定机关枪未响步枪不能开火。

潮水刚刚上涨,月光下江面波光粼粼。战士们全神贯注凝视江面,生怕一眨眼敌人就会溜掉了。“突突突突突……”远处隐隐传来发动机声音,敌人的汽艇已向琅尾港方向开来,轰鸣声由远而近。不一会儿,满载日军的汽艇转一个弯,出现在“敢死队”面前,距离岸上阵地仅两丈余。淡淡的月光下,酒足饭饱的日军官兵坐在甲板上洋洋得意,有的抽烟、有的聊天、有的嬉戏……做梦也想不到此处就是他们的葬身之所。看到敌人的得意狂态,战士们满腔怒火腾腾燃烧。敌艇渐渐进入伏击圈,“达达达,达达达”随着机关枪的怒吼,步枪、手榴弹同时飞向敌艇。刹时,机枪声、步枪声、手榴弹爆炸声响成一片,仇恨的火舌如灵蛇吐信般咬住敌人不放。汽艇上的日军鬼哭狼嚎、抱头鼠窜,只恨爹娘少生了一条腿。可惜船在江心,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敌兵只好抱着脑袋趴在靠江心的那侧船舷,企图逃过密集的弹雨,福清队战士老杨连续投出了四颗手榴弹,敌艇立刻火光冲天,倾斜水中,敌兵慌忙往水里跳。然而刚上涨的江水很浅,而江底淤泥又深可没膝,脚穿军靴的敌兵一个个插在淤泥中不能动弹,成了活靶子。平日作恶多端的日军官兵哭爹喊娘,全没了往日的威风。激战中,福清队的17名战士和一挺机枪,英勇善战,发挥了重大作用。

战斗很快就结束了,游击队刚要下船收缴战利品,突然从佑林方向打来了迫击炮和机关枪。原来是另一条敌艇发现前面的汽艇遭伏击,在佑林村登岸抄过来。游击队当机立断放弃战利品,迅速撤退。

此役击沉敌汽艇一艘,击毙以田中岛中佐为首的日军官兵42名,极大地鼓舞了福建军民的抗日信心。游击队受到中共中央华中局和福建省委的表扬,也得到国民党当局的嘉奖,陈金来荣获甲级奖章。

琅尾港大捷后,陈金来率队驻扎在闽候青圃附近的山头上,与福建国民党游击队“忠义军”驻地相距很近。“忠义军”司令魏耿(原是闽中红军游击队队长,1936年叛变投靠国民党),出于不可告人的目的,以供给粮食为条件,要求“检阅”参加琅尾港战斗的福清游击队。当时还处于统一战线时期,为了搞好关系以利于团结抗日,陈金来带着郭士春等四人,往兰圃祠堂与魏耿见面。陈金来婉拒魏耿检阅福清队的要求,但魏送的400斤大米却难以推辞。由于魏耿是中共党内的叛徒,陈金来未经请示,就与其接触,不能不引起闽中特委主要领导人的不满与怀疑,悲剧就这样酿成了。

1941年9月,日军撤出闽海,福长平等县光复后,闽中特委借口开会,把陈金来、郭士春调上赤屿山,以“托派”的罪名秘密处决,临刑前,陈金来向党组织留下两句临终遗言:“我是中国共产党员,我没有罪,请省委保留我的党籍。”“不要用子弹杀我……一枪一弹都要用来消灭民族敌人日本侵略者。”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陈金来想的还是党,还是抗战事业。

大海呜咽,青山低首。陈金来就这样壮志未酬身先逝,年仅40岁。陈金来牺牲后,许多同志还蒙在鼓里,到处打听、寻找他的下落,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1962年10月,福清县人民委员会根据省委组织部意见,追认陈金来为烈士。
贫僧法号福清百晓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