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查看: 6451|回复: 0

[历史名人] 陈玉贞:用大爱与信仰铸就不灭的灵魂

[复制链接]

2196

主题

2449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1156
发表于 2021-3-31 09: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图片

图片


2013年12月,北京西山国家森林公园落成了一处无名英雄纪念广场。它是为纪念上世纪五十年代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事业牺牲在台湾隐蔽战线的无名英雄而建的。

据广场景观墙上文字介绍,当年英勇捐躯者达1100名,其中已查到姓名的有846名。花岗岩石碑上,最引人注目的名字,当属吴石、朱枫、陈宝仓和聂曦等烈士。而编号为第八组1016号的福清县中、文光私立中学教师陈玉贞也名列其中。


陈玉贞,一位看似柔弱的福清女性,“用大爱与信仰铸就不灭的灵魂”,在中共百年党史中,正气浩然地书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陈玉贞,小名嫩姐,1920年8月出生于福清县江镜镇(时称江德乡)陈厝村。小时候,陈玉贞父母在福州经商,家境殷实。父亲陈吓美看到陈玉贞聪明伶俐,就打破常规,让她上学读书。这在仍然重男轻女的民国早期实属不易。陈玉贞也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发愤苦读,终于考取了著名学府——福建协和大学。

福建协和大学创建于1915年,是今福建师范大学和福建农林大学的主要前身。因时间久远,陈玉贞大学入学时间已不可考。但以她参加工作的时间为1942年,大致可以推定她1938年9月考取协和,并取得了学士学位。

1938年,国民政府福建省长陈仪在永安召见全省中学、师范学校学生代表,号召开展战时民校教育活动。每位学生领到斗笠一顶、短剑一柄,深入乡村,对成人、妇女、儿童进行政治和文化教育,时人称之为“笠剑学风”。陈玉贞当时也参加了这项教育运动,从此这柄短剑也伴随着她,直到赴台前夕。现在,这柄短剑还安然地陈放在江镜陈厝老家,这也是陈玉贞给世人留下的唯一遗物。

1942年7月大学毕业后,陈玉贞毅然回到家乡福清投身教育事业,在县中担任数学教员。一年后,又因福清县私立文光中学教师不足,受聘于该校。这所学校由郑忾辰老先生为董事长,定校址于凤凰山麓的万寿寺(“三官堂”),取“文昌”“奎光”首尾二字,命校名为“福清县私立文光中学”。

县立初中、私立文光中学、私立闽海初中这3所中学,是当年中共福清地下党组织传播革命真理、进行反帝反封建斗争和开展爱国民主运动的重要阵地。受此影响,在福清县中和私立文光中学任教期间,陈玉贞思想上受到很大的触动,她对国民党的黑暗统治深恶痛绝,下定决心要为革命理想而斗争。据其侄子陈茂雄回忆,陈玉贞曾在笔记本上写道:“恶劣的环境使人苦恼,但苦恼是无益于事的,最好能拿把巨斧,尽生平之力,劈开一条生路!”为此,她秘密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愿意为革命事业献出自己的一切。

1945年抗战胜利,台湾光复回到祖国怀抱。不少福清籍青年满怀“愿为祖国建设尽一份力”的热忱来到台湾,参与接收与重建工作。其中,私立文光中学首任校长陈霖苍因此离职赴台。此外,还有一个人也比较出名,他叫林友茂,其父林孝楼早年追随孙中山革命,是清末民初著名的旅日爱国华侨、辛亥革命元老。“九一八”事变后,林孝楼一家放弃产业,离日回国返乡。1944年11月,林孝楼病逝,当时念福建协和大学农学系大四的林友茂只得回来接手家业,之后又接受聘请,出任福清高山西江小学校长。台湾光复后,由于林友茂表现出色,也被列入接收台湾的征召名单。

陈霖苍、林友茂都是陈玉贞的学长学弟,他们的赴台,对陈玉贞产生了重要影响。1946年,当中共地下党组织派遣陈玉贞到台湾潜伏时,她毫不犹豫地答应了。多少年后,我们还是一直不敢相信,一位年轻柔弱、家境殷实的女教师,是如何与潜伏台湾从事祖国统一、人民解放事业的烈士划起等号来,以至于后来上级有关部门需要了解她的事迹,连福清党史、档案部门都提供不了相关的佐证材料。

到达台湾后,陈玉贞相继在嘉义农业职业学校、屏东师范担任教员,并以此身份为掩护从事革命工作。1947年秋天,陈玉贞曾回到福清江镜老家短暂探亲,之后再次赴台执行任务。临走前,她曾表示,“尽管异乡的花草如此多姿,尽管异乡的少女如此多娇,但我总是热爱我的故乡”。没有想到,这是她留给家人最后的遗言。

1950年9月,因高雄渔市场稽查组组长吴执中(吴乃光同族兄弟)举报,受“吴乃光案”牵连,陈玉贞被台湾宪兵司令部拘捕到案。经过多年的残酷审讯,毫无所得的台湾当局最终于1952年11月19日以颠覆政府罪名,将陈玉贞和吴乃光等人枪杀于台北马场町。行刑时,吴乃光、陈玉贞、郭远之、黄荣灿等人拒绝跪下。吴乃光、陈玉贞两人手挽手,面对着敌人,吴乃光大声说道:“我和陈玉贞同志相知相爱,却还未举行过婚礼。今天,我们庄重地宣布,让敌人的隆隆枪声成为我们婚礼的礼炮声吧……”随着气急败坏的敌人枪声响起,吴乃光和陈玉贞这对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牺牲时两人均年仅32岁,与陈铁军和周文雍两位烈士相似,这可谓台北版《刑场上的婚礼》了。

经过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以及众多热心人士的帮助,我们翻阅了台湾出版的《不堪回首戒严路519——戒严时期政治案件展》《李敖审定·安全局机密文件历年办理匪案汇编》(现已解禁),以及台湾“国防部”的判决书,从中了解了陈玉贞烈士赴台后的一些事迹,现摘录如下(其中的“匪”是敌人对共产党的污蔑之词):

郭远之系台湾省立嘉义农业职业学校教员,于民国二十五年攻读日本明治大学时,即参加匪干李隆等叛乱组织。嗣郭远之服务于前军政部第三补训处,因同事吴乃光笃信共产主义,曾介绍其前往皖南投附薛匪暮桥未果,吴遂于三十年在安徽泾县正式参加匪党,并于三十一年至三十四年间先后在江西兴国及福建大田等县吸收青年学生组织农工学等小组,秘密为匪工作,迨三十五年秋,吴乃光衔匪中央政治局华南分局伪命来台与潜匪黄荣灿密取联系。黄荣灿早于二十八年参加匪帮外围组织木刻协会,担任全国木协理事,在桂林、柳州等地从事反动宣传,三十四年冬潜来台湾充任人民导报画刊南虹主编及新创造出版社社长,与台湾省立师范学院讲师等职,假文化宣传为名,先后参加“麦浪歌咏队”“自由画社”“蔡瑞月舞蹈团”及“马思聪音乐演奏会”等,作反动宣传并以吴乃光为《新创造出版社》职员,藉以掩护工作。三十六年六月,吴乃光潜往嘉义农业职业学校任教,与匪党员该校女教师陈玉贞相恋,共同发表荒谬言论“热望匪军获取胜利!”
   

翌年二月

吴因病离校,介(绍)由郭远之接替教席,复向教职员苏茂藻等宣扬苏俄政策,欢迎匪军来台。旋(不久)吴乃光匿居台南。除由陈玉贞竭资济助外,並由集纳半月版主编张南代为捐募款项,供其秘密活动。(公元1950年)民国39年七月,吴病愈后,陈玉贞复出资,与其在屏东开设爱智书店,继续为匪工作。经宪兵司令部侦悉前情,将吴乃光、郭远之、黄荣灿、陈玉贞、张南等五名先后拘捕到案,并以前屏东县参议会会议长张吉甫及屏东中区区公所国民兵队队坿(副)柯发仁有共同叛乱嫌疑,一并拘送到部。经军事检察官侦查起诉移付审判。


最后

吴乃光、郭远之、黄荣灿、陈玉贞等人被判“意图以非法之方法颠覆政府”被处死刑,禠夺公权终身。吴乃光、郭远之、黄荣灿、陈玉贞、张南所有“反动”书籍等共812件,均被没收。


让人唏嘘的是,陈玉贞同志牺牲之后,狡猾的台湾当局还想以此作诱饵,捕获更多的中共地下党员。他们故意让陈玉贞曝尸刑场,看有没有人来收尸。当时,陈玉贞有个堂兄,名叫陈增科,刚好也在台北,于心不忍前去收尸,结果中了埋伏,被敌俘获,受到严刑拷打,虽证据不足,但仍被判入狱15年,由此可见当时台湾“白色恐怖”的厉害了。

在这里,我们引用北京西山无名英雄纪念广场上的信义铭,来看看陈玉贞同志的心路历程:

“因为皈依信仰,

坦然面对生死;

因为心怀大爱,

无悔血沃中华”。

陈玉贞同志,我们怀念您,怀念像您一样为国家统一、人民解放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革命先烈们!




作者:何华龙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看福清——服务全球福清人!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