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官方微信 手机客户端
楼主: 福清机灵弟

附录

  [复制链接]

3796

主题

432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光饼大佬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418
发表于 2019-2-26 14:21:44 | 显示全部楼层
(一)

我们沿着田间大道进村,迎面是两行木麻黄树,这是1964年省委召开音西现场会时,全省各地代表亲手栽的。如今,它的繁枝茂叶已经挺拔参天。透过林阴,可以看到两旁连绵几千亩的田地上,早插的秧苗已返青,宿根蔗已经长叶,早播的花生也已出土,田间一片翠绿。

音西大队部依然设在音埔村的山冈上,穿过一片梨树林,拐过音西小学的校舍,也就到了。此际,大队部墙壁上新刷上了醒目的标语:“一定要坚定不移地走社会主义道路!”“一定要三大革命运动一起抓!”“一定要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雄伟目标!”“为实现新时期的总任务而奋斗!”我们踏进大队部,楼下堆满麦秸,楼上空无一人,一群下课的小姑娘指着山下一片地说:“都去劳动了,喏,在科技队试验田里。”我们沿着音西医院旁的小路下山,穿过两条灌溉渠,很快就在一片花生地上看到了人们很熟悉的一些音西干部。那担任“牛头”的是陈金土,他是福清县第一个组织起来的互助组的组长、初级社长、公社化后的音西大队党总支委员和副大队长,现在是公社革委会副主任、音西大队党总支副书记和大队长。他熟练地赶着一头牛,正在手扶拖拉机犁过的地上耙土,铁耙往返两遍,一行笔直齐整的花生畦就隐约出现。陈德顺抡把锄头正在敲碎土块,开沟挖畦,这位被林彪、“四人帮”一伙迫害坐了三年牢的前任党总支书记,现在是福清县委常委、县革委会副主任,新近来到本大队蹲点。现任党总支书记林绍钦,就是当年一心扑在集体事业上,被人叫做“田里钻”的老大队长,他正在挖过的畦上开穴点种,做花生浅播与深播的对比试验。年纪已65岁的音西首任党支部书记王天来,一向是大队党总支的“百事管”和“闲不得”,今天他也赶来参加花生播种。曾被林彪、“四人帮”一伙赶出音西的县委工作组长毛祚鸿,农业技术员林鸿达和翁兆珠,也都在这里。这些“老音西”重新凑集在一起,一边挥汗劳动,一边笑语声喧,田间洋溢着一片热烈欢畅的气氛。

“这片试验田是新近才划的,面积20亩,”林绍钦介绍说,“我们想摸索一下在传统的水旱合理轮作复种的基础上,如何通过农业现代化的途径,进一步提高各种作物的单位面积产量。”

在我们脑际,不禁回想起了1962年初访音西的情景:那时,许多地方在严重的自然灾害打击下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粮食还有困难,音西贫下中农把阶级兄弟的需要记在心上。国家困难的三年,也就是他们大干大上的三年。他们依靠集体力量,不断进行农田基本建设,实行轮作复种套种,短短几年间,全队5000来亩耕地,旱涝保收面积达到95%以上,土地复种指数达到288 o,4,粮、油、糖作物总产成倍增加。结果,音西由一个早先还需要国家回销粮食的缺粮乡,一跃变成商品粮基地。在福清县的420个大队中,音西完成的征购任务占全县二十五分之一。在1963年召开的华东区农业先进集体代表会议上,敬爱的周总理看了音西大队《依靠集体力量,向土地要粮》的发言材料,高兴地批上“轮作套种,因地制宜,三者关系,普遍适宜”十六字。当时,华东各省报纸都刊卺了音西大队正确处理国家、集体、个人三者关系的模范事迹。

在那以后的几年,我们常在音西蹲点采访,亲眼看到贫下中农们兴高采烈地向大自然开战,不断向土地索取财富。在1963年、1965年两年,接连两次创造了一年增产粮、蔗各100万斤的纪录。1965年,这个大队给国家贡献了粮食199万斤、甘蔗317万斤、油料6.5万斤、猪近1000头,集体拥有百万元公共财产,一千多户社员过着共同富裕的生活,当年还光荣地参加了全国大寨式农业典型展览。

想不到这样一个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农业先进集体,后来却招致林彪、“四人帮”一伙的残酷迫害。

“林彪、‘四人帮’的干扰破坏,把我们的建设时间耽误了好多年,”林绍钦说,“1976年和1965年比,全队粮食总产下降了5%,甘蔗总产下降了60%,油料总产下降了28%,可是人口却增加了37%。……”

“如果没有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迫害,我们音西面貌将不知比现在好多少倍。”接着,他给我们介绍了粉碎“四人帮”一年多来取得的初步成效:“1977年社员投工数比上一年整整增加了5万个工,这是贫下中农们社会主义积极性的最好说明。我们一举增产粮食160万斤,甘蔗260万斤;全队总收入达到132万多元,比上一年增加21万元;现在除油料作物外,其余都超过了历史上的最高水平。过去一年我们在农田基建、农业机械化和队办企业方面的投资达到17万多元。”

晚上,在大队部的明亮电灯下,陈德顺给我们介绍了今后8年音西发展的轮廓,他说:“音西目前有5565亩耕地、4300多亩山地,生产潜力是很大的。现有耕地只要下一番工夫改造,让落后田赶上目前丰产田的水平,各种作物总产再增加50%没有什么困难。我们今年起要进行第二轮土地平整,5年内,要把全部耕地活土层从现在的四寸加厚到七八寸,建成适应机械化、水利化和电气化要求的高标准园田。这样,我们粮食总产三年内就有可能从现在的600多万斤增加到800万斤,8年内,就有可能达到1000万斤。甘蔗总产3年内可能从现在的400万斤,增加到700万斤,8年内也有可能达到1000万斤。我们的山地今后几年将全部用来发展林、果、茶、杂,8年内山林产值翻两三番是完全可能的。我们还可以大力发展畜牧业和队办工业、副业。全队工农业年产值3年内增加到180万元,8年内增加到250万元,也是有把握的。这样,我们到了80年代,每年就可能贡献给国家300万斤以上的粮食和800万斤以上的甘蔗。”

听了这些充满信心的介绍,我们心情十分激动。来音西前,有些同志关切地问:“四人帮‘’给我们干部思想造成如此严重”内伤“,像音西这样受害特别深的地方,干部们是否更是心有余悸?此刻我们亲眼看到的却是:恰恰是这些身上真正布满刀痕棍伤的干部,有着更加激越昂扬的革命热情。与十年前我们的印象比,他们除继续保持有勤劳朴实、埋头苦干的优良品质外,仿佛增加了许多新的东西;那就是对林彪、”四人帮“的满腔仇恨,对新的党中央的无比热爱,他们有着一种”装点此关山,今朝更好看“的为党争光的愿望,和为实现祖国四个现代化献出一切力量的决心。像林绍钦和陈金土这两人,识字都不多,可近来看起报纸来,简直全神贯注,党中央的新指示,一字一句抄摘在本子上。他们都是当了祖父和外祖父的人了,可是晚上都不回家,都是到各生产队和厂场了解情况。夜深了,两人各抱一条棉被在大队部楼上木板床睡一觉,天刚微亮便一骨碌下床,林绍钦朝北沿着音埔、林中田间巡一遍,陈金土朝南沿着下盛、东园田间巡一遍,然后回家吃口饭,又开始下田或工作。大队有着百万集体资产,可至今不买一部公用自行车,他们到县、公社开会,到各自然村检查工作,都是靠两腿走路。按照他俩的话说:”这样可结合巡田。“总支书记林绍钦,56岁了,出去办事简直都是带着小跑赶路。有一次深夜,我们醒起来,发现他披衣坐在床上出神,忙问: ”怎么啦!“他笑着答: ”唉,许多事情都要做,我要是能年轻15岁就好了!“这句话,多么恰切地表达了音西人大干社会主义的急切心情。一年来,音西党总支领导干部身先士卒揭批”四人帮“,深入群众访贫问苦,深入田间总结先进经验……真正起到了党的战斗堡垒作用。

”人在,便是大喜!“重访音西,最令人欣慰的是这些土改、合作化时期优秀的农村老干部毕竟还保存下来了,他们身上保留着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而这些,是可以战胜一切的!

再苦,也别忘坚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96

主题

432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光饼大佬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418
发表于 2019-2-26 14:23:27 | 显示全部楼层
(二)

我们重访音西时,揭批“四人帮”的第三战役正向纵深发展。

音西人永远忘不了这样一桩桩血的教训,在林彪、“四人帮”逞凶作恶的日子里,一切是非都搞颠倒了。音西人沿着党指引的道路,一步步进行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却被诬蔑为“劳民伤财”、“装好看”;音西人在发展生产的基础上逐步增加对国家贡献的好传统,却被诬蔑为“不顾社员死活”、“卖过头粮”;音西人斗天绣地总结出的“以粮为纲,全面发展多展经营”的好经验,却被诬蔑为“只抓钱粮油,不分敌我友”,音西人在发展集体经济中摸索出的一套经营管理制度,却被诬蔑为“工分挂帅,管卡压”……当时被“军管”的《福建日报》上,一个版一个版的大块文章,对音西大队实行“围剿”。

人们永远忘不了音西被打成“黑样板”的那段苦难的日子。那时,共产党员和积极分子们,一个个被轮番批斗。批斗时,总支委员被用麻绳捆绑起来,挂上大黑牌,一村又一村地被牵着走。而押解他们的,却有“四不清”下台的贪污盗窃分子和曾被管制的坏分子;当时,还听任反革命分子家属用铁锤猛砸陈德顺和陈金土,怂恿解放前的保长用扁担殴打总支委员董诚森。王天来,这个解放前靠扛轿为生,压弯了腿的老雇农,竞被送到过溪山果林场“劳改”。林绍钦,这个解放前尝够无田无地的苦,合作化后一直以集体为家的老佃农,被赶出大队部,差点被害死。总支副书记方大炎,无端被定成“现行反革命”,还被押送到林中村一个恶霸地主家里“插队落户”,并叫一个历史反革命来监督他劳动;总支副书记林孝涌,这个当年带领音西人抢建鹰厦铁路立过功,尔后又为音西农田基建工程耗尽心血的优秀干部,竞被勒令去“交代问题”,他愤怒地写了“我不懂得,林孝涌”7个字,掷给对方。第二天晚上,他便“失踪”,9天后,尸体在天宝陂水面上浮出,头、胸部多处呈现青紫。死后还宣布他是“现行反革命”,要音西干部、党团员同他“划清界限”……

对总支书记陈德顺一家的迫害,更激起了人们的义愤。这位曾代表音西出席1965年国庆观礼,见过毛主席和周总理的先进人物,整个家被砸毁了;大弟弟被活活打死,二弟、三弟以及还在读书的女儿都被斗,70多岁的老母亲也挨了打。

而他自己,被一再毒打、游斗之后,还在1970年3月18日被宣布拘捕。人们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在音西创业史上作出突出贡献的人竟会招致这样厄运!当无情的手铐扣住他的双手时,音西许多干部、社员悲愤地扭转了脸,真是目不忍睹哪!

音西社员在社会主义道路上征战了20年,汗和血同干部们流在一起。在“砸黑样板”那段时间里,贫下中农们的心和受迫害干部的心紧紧地联结在一起。那帮家伙要赶社员去参加所谓“批判会”,大伙借故下田外出不参加;要把干部拉到各自然村游斗,社员们悲愤地把一扇扇大门“砰”地关起来。而在林孝涌死讯传出这一天,人们的心更是撕裂般的悲痛,尽管那帮人加给他那么可怕的罪名,可是当他的遗体抬到音埔村时,那些走路颤巍巍的老大娘们,那些多年来跟随他学会劳动本领的中年妇女们,不怕扣帽,不怕牵连,一个个、一个个默默地走向遗体旁,她们伴着死者亲属哭泣,悲切地拭泪送别自己的亲人。人们还把他埋葬在过溪山一个栽满松柏的高岗上,让他看得见他亲手改造过的音西锦绣田园……音西人更没有停止伸张正义的斗争,总支书记陈德顺被关在县城看守所监狱里,一年,两年……时间积聚着人们的仇恨,仇恨驱使着人们去战斗。就在1972年春天,贫下中农们纷纷聚集到林绍钦、陈金土、王天来这一批老总支委员们的身边,82人联名签字盖章,向毛主席、党中央反映了音西受迫害的情况。敬爱的周总理在日理万机之中,接到这封来信,立刻呈报毛主席,并批示福建省委调查处理。这一批示,把音西从牢笼中解放出来,也把陈德顺从牢笼中拯救了出来。

1976年,音西贫下中农可是铁了心,1月,“四人帮”不准人们悼念周总理,音西人冲破重围打唁电到北京,电文中斩钉截铁地写着:“我们永远不会忘记周总理把我们从深渊中拯救出来,我们一定要为实现周总理的遗愿,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而奋斗!”“四人帮”在福建的亲信扬言要拔掉音西这个“黑据点”,音西人凭着对毛主席、周总理、朱委员长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无限敬仰和忠诚,横眉冷对“四人帮”的张牙舞爪。黑烟弥漫莆田大地,音西田野碧绿如故;贫下中农筑成的铜墙铁壁,使魑魅魍魉望而生畏。许多受“四人帮”迫害的外地革命干部,也纷纷来到音西,和群众并肩战斗,直到迎来了10月粉碎“四人帮”的伟大胜利!

再苦,也别忘坚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796

主题

4325

帖子

1万

积分

管理员

光饼大佬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15418
发表于 2019-2-26 14:24: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三)

“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发扬革命传统,争取更大光荣”,新写在音西社员俱乐部壁上的这两幅语录,表达了音西人的坚强决心。

“要把农业搞上去,必须把亿万农民群众的社会主义积极性充分调动起来。‘'

音西党总支在狠揭猛批”四人帮“的同时,认真做好人的政策和经济政策的落实工作。那些受林彪、”四人帮“无端迫害的干部群众的冤案先后得到平反昭雪,那些真心实意干社会主义、得到社员拥护的干部重返了领导岗位,一批在斗争中得到锻炼考验的年轻人正被提拔为接班人,这中间,党总支还注意做好”那些反对过自己并且已被实践证明是犯了错误的人“的团结工作,如大队现任的文书和总会计,都是在音西被打成”黑样板“时提上干部的。粉碎”四人帮“后,有的人提出这两个人一个掌握“印把子”,一个掌握整个大队财权,应该把“这一部分权力夺回来”。总支不同意这样做。总支认为:这两人都是出身贫下中农的阶级兄弟,大队文书虽然一度反对过自己,但一向工作勤勤恳恳,在粉碎“四人帮”后,揭发了不少“四人帮”亲信插手音西制造罪行的第一手材料,已经取得群众的谅解。总会计杨炎兴在林彪、“四人帮”横行的年代里,管理全大队财务达8年,账目记得清楚,本人经济上没发现有问题,这正说明他不曾与那帮贪污盗窃分子同流合污,是经受了考验的好会计。总支书记林绍钦说得好:“我们身上的刀痕棍伤,只能记在林彪、‘四人帮’头上,不能记在阶级兄弟的身上。”原来的总会计、共产党员陈金悌风格高,他复职后愉快地担任杨炎兴的助手和顾问,自觉地把全大队53个核算单位的会计辅导工作担当起来,让新手更好管理全队财务。大队还有个女总支委员,也是新干部,在林彪、“四人帮”横行时,也说过错话做过错事。粉碎“四人帮”后,她心有内疚,等着换班。老总支委员王天来对她说:“你在旧社会当过婢女,出身好,一向劳动积极,你跟那伙不一样,我们始终把你当成自己的阶级兄弟,你大胆干吧!”她听后很感动,在农业第一线埋头苦干。不久前,总支改选时,不但让她重新担任总支委员,还叫她兼任林中分支副书记。她高兴地起早摸黑出工,积极带动妇女参加生产,工作干得很出色。现在,在这个“重灾乡”,林彪、“四人帮”造成的分裂群众队伍的严重后果已得到有效消除,除极个别犯有严重打砸抢和贪污盗窃罪行的分子自投法网外,绝大多数干部、社员都已团结起来。

人们正把完成每一项生产和工作任务,和实现四个现代化的长征目标紧密联系起来。有的同志工作遇到困难时说:“这和当年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比,算得了什么!”春天,阴雨和低温不断袭击音西原野,特别是春收春种最关键的“清明”、“谷雨”节气,天气晴而忽雨,乍暖又寒,音西4000亩的大小麦、油菜、蚕豌豆、绿肥要收获,5000亩的早稻、花生、甘蔗要插秧下土,农活紧紧挤在一起。每天凌晨4点多钟,一队队运肥下田或下田割麦的男女社员便开始出工,有线广播才奏起“东方红”乐曲,整个音西洋便布满劳动大军。从这时起一直到傍晚日落,田问割麦、犁田、耙土、插秧农活一个接一个进行,路上运麦、送肥、挑秧和送饭的车辆和人群川流不息。入夜,40个生产队的晒场上电灯齐亮,才吃完晚饭的社员们,又聚集在电动打谷机和扬谷电风扇旁,为大小麦脱粒。手扶拖拉机手们,捻开车头灯光,开进漆黑的田野,为第二天插秧的早稻田耙田。农活虽然使人很劳累,可是人们一谈起今年要为四个现代化多增产50万到80万斤粮食、200万斤甘蔗,便又精神抖擞,干劲倍增。

生产正向深度和广度进军。一支农田基建专业队正在过溪山开山炸石,他们正为今冬的大规模平整土地准备建设地下渠沟用的石料。队办的农械厂和拖拉机配站正在扩建中,全队1975年以来,自力更生添置了大型拖拉机2台、手扶拖拉机32台、载重汽车1部、电动喷雾四五台,这将为农业机械化创造更有利条件。

原有的粮食加工厂、榨油厂都经过改装,全队农产品加工基本已实现了机械化。

原有手工操作的砖瓦厂,去年9月起改建为机砖厂。我们访问时,庞大的砖窖已经建成,机器制砖车间正在试验运转,投产后每年可产砖500万块以上。另一个制造出口粉干的加工厂正在建设中。连同已投产的农具厂、草袋厂、蘑菇菌种场,今年队办企业的职工将增加到400人,一代农业战线的新人正在成长。

多种经营也在大力发展中。过去被严重破坏的红山果林场,已有120名青年民兵在协助垦复。山上幸存的杉树,胸径已达10厘米,在残根上重新萌发的幼苗,也已有3米多高了。这3000亩山林如加以恢复,10年后将有大批杉、松、竹、棕可以成材。在过溪山果林场,水蜜桃、梨、番石榴、芙蓉李连年产量都达10万多斤。目前正在扩种枇杷、龙眼等经济价值较高的果树,还新造了200亩杉苗。设在闽侯、福清交界处山顶上的大山坡茶场,1975年垦复的200亩新式茶园,已到收获期。目前千万丛幼茶都已萌发出嫩绿的新芽,姑娘们正在采茶。这里去年又新开了100亩标准化茶园,还养了几十只羊。

科学实验工作正在加强,大队总支新近调整充实了大队农科队人员,重新建立大队实验研究室。在林鸿达、翁兆珠等人的指导下,组成了新的三结合科研小组,正在围绕着总支提出的规划攻关。为适应提高全民族科学文化水平的新形势需要,总支近来大抓中、小学的教学质量,恢复文化夜校,规划在5年内普及青少年初中教育,45岁以下成人扫除文盲。计划生育工作也已落实到每个社员家庭……

骏马又在飞奔,音西在继续前进!

再苦,也别忘坚持!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客服 关注微信 下载APP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