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清
网站首页  福清介绍  名胜古迹  民俗文化  福清市志  现代工业区
 
首页 > 中国福清 > 近代福清人
  • 《成功》杂志专访陈立光:新经济时代的黑马
2014-06-29  成功  字体:

  《成功》:你们在汽车、车主与商家之间发现了车主信息的价值链?

  陈立光:是的,车主在买车或使用我们提供的车载终端享受相应服务时,肯定要提供车架号、手机号等一系列信息,这样我们才可以为车主服务。

  现在,很多保险公司、汽车生产厂家对我们的数据都非常感兴趣。为什么?因为一个主流车厂每年要花10亿元左右的广告费,但效率却不高。汽车之家一年10多亿元收入中99%都是来自于汽车厂家投放的广告,主要就是因为其广告目标客户相对精准。对于我们来说,客户是真实的,而且是互动的,我们可以掌握用户的车况及车主的驾车习惯等综合数据信息。如果我知道某个车主现有的车已经开了8万公里,而且了解他的驾车喜好,这时候就可以帮助车厂向其推出一款符合这个车主的车型,这种广告推广相对更精准,甚至可以根据客户的喜好提供定制服务。

  我们与车主始终保持着紧密的联系,因此投放商家的广告有很大的盈利空间。

  这是一个汽车生态链,一切都是以车主的刚性需求为中心的,无论是车况信息自检还是商家的各种服务都是围绕车主需求展开。以前,与汽车相关的商家和服务商是中心,车主都是很被动去找保险公司、找加油站、找不同的修车厂,现在我们建立的车联网平台就是以车主为中心,所有商家都围绕着车主来提供服务。

  《成功》:与做车联网的其他企业相比,远特有哪些独特的优势?

  陈立光:车联网现在比较热,包括通用汽车在内的很多公司都在做。我们与他们推出的产品和服务不太一样。他们的产品比较贵,主要针对高端车型,中国很多车装不起,而且他们主要是提供安防服务,没有解决修车、保险、洗车等整个汽车生态链的服务问题。此外,他们是对车主收费的,每年收800元或1000元的服务费,而我们对车主是免费的。

  我们在这个领域耕耘了这么多年,与很多车厂都有合作预装,今年车厂预装大概有几百万辆,已经形成了一定用户规模。同时,我们已经整合了包括保险、修车、洗车等相关产业链上的许多商家,除了多年积累的通信技术基础外,我们还有渠道和市场的优势。

  《成功》:高德地图、百度地图将地图平台作为一个网络入口争夺用户,他们是不是也在提供类似的服务?

  陈立光:他们现在也想进入车联网,马云已经说了他要做,腾讯也刚刚发布了“i生活”。他们都有各自的优势。马云通过高德地图进入,提供免费地图,但是他在车里没有终端,仅靠地图作为入口,这是他们的弱点。而且,马云主要靠地图入口跟百度抢流量,他依赖于手机等移动终端,主要是解决吃喝玩乐等问题,在汽车领域他没有精力去做细。而我们在汽车领域早已在精耕细作了,可以提供更加精细化的服务,建立以车主为中心的服务体系。

  《成功》:您对车联网未来几年的市场空间有什么预期?

  陈立光:中国车联网市场还是一片蓝海,没有人去挖掘。具体空间难以预计。汽车之家仅仅靠广告就实现了上市,实现了40亿美元的市值。对我们而言,这个广告空间可能更大,中国的汽车销售每年大概2200万辆,仅广告收入可能就是上万亿元的规模。而保险公司之前由于对用户的信息掌握不全,没有办法提供精细化服务,如果我们帮他们做好服务,只赚2%利润,也会有几十亿元的空间;维修保养每年也是千亿级的市场,再加上加油站的空间,这个市场非常大。中国汽车保有量接近2亿辆,整个车联网市场空间也会有几万亿。

  《成功》:您现在做的车联网产业属于高科技行业。高科技行业的高投入一般都是走风险融资的道路,贵公司有没有这样的战略规划?

  陈立光:的确,我们现在已经投了几个亿,今年还会继续投入。包括远特通信,我们现在已经获得了虚拟运营牌照,未来也希望把这块业务做好。

  我们以前都没有风险融资,整个集团到现在全是靠自己,这得益于我们的能源、地产板块获得的收益。高科技的风险投资有好处也有弊端。我们首先考虑的是得利去弊。我们不排除融资的可能,最近也有几个大型基金公司找到我们提出风投意向,双方目前正在洽谈中。

  《成功》:远特科技未来有上市的规划吗?如果有,是单独上市还是集团捆绑上市?

  陈立光:我们计划远特科技单独上市。不同性质的企业需要不同的资本结构,通过上市融10亿元资金,对能源企业来说根本不够,但是对科技公司10个亿就是很大一个数,可以支撑企业快速发展。科技公司不像能源行业,需要通过上市放大融资、扩大影响力。目前,专注于车联网的远特科技的的营业规模也有一两个亿了,今年的目标要做到两三亿左右,我有信心在3年左右让远特科技上市。在高科技通讯和车联网这样的新经济领域,我们会后劲十足,超速发展。

  在商道人生中担当责任

  上帝在赋予企业家商业天赋的同时也应赋予他们不容推脱的公共担当。在以互联网为中心的新经济时代,企业家精神的内涵亟待被丰富,其核心在于不断去促使那些有价值的改变发生。陈立光的思考与追求已不仅局限于自身企业的经营拓展,更多时候,他在反思中国商业生态的痼疾。

  《成功》:华瑞世纪不到十年时间做到了年营业额100多亿元,这是一个很不容易的历程。在企业发展过程中,尤其是涉足能源和地产这两大领域的时候,人才和资金就变得更为关键。您是怎么解决这两个问题的?

  陈立光:的确,能源和地产都属于资金密集型行业。我创业比较晚,并不是大学一毕业就创业,还有一些原始积累。另外,我们跟金融行业的圈子接触也比较多,也善于利用银行贷款、信托等金融杠杆解决资金问题。

  人才是企业发展的关键,而如何选拔人才最关键的还是老板要有正确的人才观。要懂得招揽人才,要给予人才相应的尊重和信任,他们才愿意在这个企业里面共同发展。

  我们在创业之初就比较重视人才,毕竟我自己也在这么多跨国大公司里做过管理。像我们的科技型企业,公司创办之初,我们就预留了15%的股权作为人才激励,国内企业很少有这么做。

  《成功》:民营企业进入地产和能源行业不可避免地会面临与政府打交道、与具有垄断优势的国企竞争等问题,您觉得民营企业在与政府、国企合作与竞争的过程中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陈立光:在中国目前的政商环境下,民营企业都是在夹缝中生存和发展的,虽然我们的效率高、执行力强、管理也更有效率,但和国有企业相比毕竟不具备资源优势,所以民营企业更需加倍努力。首先在心态方面更应该能屈能伸。政府官员认为国有企业是自己人、是自己的孩子,给国有企业资源、资金不会出事,即使这些资源、资金被耗费光了也都没事,而一旦给了民营企业就会很容易被举报、被调查。正因如此,绝大多数民营企业都只考虑短期效益,在企业经营方面优先投资“短平快”的项目,希望能尽快落袋为安。这导致很多民营企业缺乏后劲,研发投入不足。这对整个国家的未来发展是极其不利的。

  《成功》:很多企业家都不同程度地面临政府审批环节受阻等问题,您觉得在这方面,中国的商业环境和国外有何不同?

  陈立光:在国外,做企业就是做企业,不需要跟政府有太多接触,审批权限都是公开的,规章制度都很透明,政府不会干涉太多,该走什么程序走什么程序。中国的体制不一样,政府管得比较严,政策规定很多,但执行的比较少。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可避免地要跟政府保持比较紧密的联系和沟通,一方面要了解最近的政策,另一方面当审批碰到一些问题甚至刁难的时候,企业家才能够找到政府领导为你主持正义。国内这几年企业家频频出事也就是这个原因。当大家都追求所谓的保护伞时,难免会出现所谓的官商勾结。

  《成功》:对于企业家的公民责任以及和政府之间的距离,王健林认为企业家要“亲近政府,远离政治”,柳传志说要“在商言商”,王石则坚持“作为社会公民要表达意见”,您的观点是什么?

  陈立光:当然,要规避一些风险,就不能走得太近,但是你又需要。所以,我倒认为,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还是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这也是为了社会的进步。否则,赚了很多钱反而失去了真正做企业的价值。美国很多人赚了钱,要么去做慈善,要么去参政,在政治当中发声。

  《成功》:冯仑有一本书叫《理想丰满》,他在书中从企业家的视角谈到了生意、生活、价值等多个话题,也充分彰显了一个商人的理想。作为同样在商场打拼多年并已有所成就的企业家,您的理想是什么?

  陈立光:我的理想是在商业成功之外,能够在社会进步方面做些贡献。商业上的追求是无止境的,到一定阶段也就是一个数字游戏。如果能有机会通过著书立说、讲学,把自己的理念和追求传播出去,影响更多人,不是能够更好地推动中国的社会进步吗?我们这一代人对中国的发展都是有些期许的。大学时代我们是热血沸腾的一代,只是后来政治环境的变化导致很多人不敢或不愿谈论政治,在商只能言商,其实是很可悲的。中国社会今天并不缺钱,中国有钱人看上去比美国还多,但是整个社会人心浮躁,道德缺失,人们有钱了,但精神更空虚了、更堕落了。因此,作为企业家应该担当,有自己的价值观并表达出来。

  《成功》:的确,企业家是整个社会中的精英阶层,需要有所担当,你觉得企业家的价值到底是什么?

  陈立光:企业家创业,其实是在不断解决许多社会问题,比如创造社会就业、激活经济、创造财富、增加政府税收等,这都是企业家的价值。中国传统的观念里,工、农、兵、学、商,商人在中国一向被人看不起。学而优则仕,大家觉得当官是最光荣的,你企业做多大又能怎样,还不是整天都得来求我科长、处长对不对?这就是传统思想和观念壁垒。

来源:成功
原标题:【封面人物】陈立光: 新经济时代的黑马

上一篇:低调的福清实业家:威狮国际董事长陈齐杰 下一篇:福清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杜辉标妙手仁心
©2012 FQLOOK.CN 看福清 闽ICP备0750324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