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福清
网站首页  福清介绍  名胜古迹  民俗文化  福清市志  现代工业区
 
首页 > 中国福清 > 近代福清人
  • 《成功》杂志专访陈立光:新经济时代的黑马
2014-06-29  成功  字体:

  《成功》:听说后来又到了甲骨文公司工作。甲骨文这个公司1999年是最火的时候,被称为20世纪最伟大的十大公司和21世纪十大最具潜力的科技公司。当时怎么想到要去甲骨文?

  陈立光:我就是1999年进甲骨文的,那时它的确很火。在爱默生公司工作后,我感觉年轻人整天跟机器打交道还不够有挑战,视野也不够宽广。因此,我希望学习做企业管理,跟人打交道。我希望改变自己的职业生涯,便去芝加哥大学读了MBA,毕业后先在麦肯锡做过短暂的管理咨询,后来才到了甲骨文。

  《成功》:您在甲骨文主要做什么?

  陈立光:那时候艾利森提议要做互联网,三大汽车公司被他忽悠了,联合搞了一个大型的B2B网站,把所有零部件厂商放在上面,客户要一个什么样的零部件,在上面出一个订单然后由各个供应商来竞标就可以了,当时的理念的确非常好。我进甲骨文的时候本来是要参与到这个大项目里的。我在甲骨文呆了五年,先后担任位于甲骨文美国硅谷总部的数据库产品经理、产品市场总监,以及后来的大中华地区政府行业总监等管理职位。

  《成功》:读MBA对后来到甲骨文工作以及创业有什么影响?

  陈立光:那肯定是非常有帮助的,我如果不去芝加哥大学读MBA,可能就不会有后来的自己创业。读MBA的时候我才感觉创业是最有意思但也最艰难的,但那时候还不具备创业条件,后来去甲骨文硅谷总部工作了几年,那里创业的气氛非常浓厚,有很多人都出去创业了。甲骨文也培养了很多创业者,我也是在那时候下定决心自己创业。

  《成功》:在硅谷甲骨文总部工作的经历对您最大的影响是什么?

  陈立光:硅谷的开放的思想和创业精神感染了我。硅谷从最初给国防工业做半导体业务,到后来做软件、互联网,再到今天社交领域,一波一波,全世界最领先的科技创新几乎都源自这个地方,这与他们的开放精神分不开。硅谷十分鼓励创新和创业精神,老板听说你要辞职去创业,会鼓励你,希望你做成,而不是扣着不放。很多创业者在甲骨文这样的大公司接受了新的经营理念、管理模式、创业思路,就想自己做。实际上这也带动了整个硅谷的发展,为社会做了贡献。我去甲骨文的时候,谷歌当时还是一个只有几十个人的小公司,也在招聘。当时觉得那个公司太小了,就没去,当然了今天的谷歌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

  《成功》:您觉得美国为什么会有这种开放的意识和胸怀?

  陈立光:美国是移民国家,原本是一片荒芜之地,当时清教徒在欧洲受到迫害待不下去,他们向往自由,投奔到了美洲新大陆。这其中有荷兰人、德国人、英国人、法国人、葡萄牙人。美国的历史比较短,而且从一开始就有这种开放、包容的精神。

  我研究过整个美国历史,从起初的波士顿到后来不断西扩、南扩,不断有新的种族加入,包括后来的中国人、印度人、俄罗斯人、犹太人。美国就像是一个大熔炉,什么人都有。在这样一个多种族融合的国家中,不同种族的人都有各自的优势,而且大家可以尽情发挥这种优势,慢慢也就形成了这种开放、包容、创新的传统。比如谷歌的两个创始人一个是俄罗斯人、另一个是犹太人,他们在美国获得了成功,这也是很多非美国国籍的人到美国后能得诺贝尔奖的原因。硅谷精神就是允许你去思考,允许你来批判我、反驳我、颠覆我,所以它会有创新,不断出现新技术、新理念、新思想,包括现在的互联网创新。

  在中国,你很难想象黑人会当选总统。几百年前黑人是被当成农奴贩卖的,只要白人农场主有钱,花一美分就能买一个黑人干活,但是他们的后代当上总统了。相对而言,中国几千年的文化有优势、有沉淀,但某种程度上也是巨大的负担,数千年来都是君君臣臣,都是对权力的顶礼膜拜,所以今天才会有官本位思想。为什么新文化运动会喊出“打倒孔家店”,就是因为他们感到了传统文化对社会发展的束缚,渴望向西方文明学习。

  《成功》:美国这个国家只有一个权威就是法律。美国社会一方面在满足人的各种需求,同时也在通过企业创新去创造各种需求。您觉得是这样吗?

  陈立光:那肯定是!像苹果的产品,原来大家没有这个需求,都喜欢用诺基亚的手机,诺基亚占据了80%的手机市场。当乔布斯出现后,对原有需求是一种颠覆。苹果的产品对用户是一种教育,用户觉得产品好,便会形成自然传播,这就是创造需求,包括今天Facebook的社交网站,以前也没有,都是在创造新的需求。我们在国内做企业也是要培育这个市场,培育客户。当客户不懂一个新东西的时候,要去引导他,挖掘新的需求。

  

  在中国高科技通信领域下注

  崛起于20世纪初的互联网精英与之前的创业者不同,他们大部分都有留学经历、有国际视野和开放的心态。他们在高科技浪潮中的经历使他们可以更准确地把握时代潮流,链接丰富的全球资源。最为重要的是,他们急于把自己所学的一身本领带回国内,创造中国的高科技企业,实现中国复兴的梦想。2005年,陈立光带着自己的科技梦想回归创业。

  《成功》:您在硅谷甲骨文这样的公司干得风生水起,是什么原因让您选择回国创业?

  陈立光:我在硅谷就一边干一边想,哪些东西可以运用到中国去。能把自己所学用到中国,改变中国科技的落后状况是大多数在硅谷的中国高科技精英的梦想。

  《成功》:从硅谷回来,您立即创立了远特通信公司,初衷是不是梦想把国外的一些高科技通信技术引进到中国来?

  陈立光:是的,离开甲骨文之前,我在美国调研了中国的很多行业,当时认为互联网通信、VOIP在中国应该有很大的发展机会,这些技术和应用在美国也比较成熟了。我决定从互联网通信行业入手,便成立了远特通信,专注互联网通信(NGN)产品研发,主要是为企事业单位提供一站式的通信服务,包括语音、数据、视频三者合一的远程会议、托管式呼叫中心、加强版400电话、网络传真等传统电信和互联网相结合的创新服务。

  创业之初,我感觉中国电信行业有很多需要变革的地方。我们把国外一些领先的互联网技术引入、研究、创新,比如说网络电话、网络传真、虚拟号码等等。当时我们做的产品类似于现在美国的Skype。给你一个账号、一个虚拟的电话号码,不仅可以通过网络通话,还可以互相发信息,这在当时是很先进的技术,在美国的应用也很普遍。遗憾的是,我们的产品推出来以后,政府主管部门认为这个领域民营企业不能做,认为我们这种产品有违反电信法的嫌疑,会危害国家信息安全。这样一来,我们当时雄心勃勃的创业计划受到了体制的阻力,逼得我们只能利用这个技术去做网络传真。尽管我们的Fax99电子传真是全国首创的网络传真运营平台,但这是一个细分市场,需求十分有限。

  《成功》:如果没有政策的限制,您的公司是不是会一直会专注高科技领域?

  陈立光:是的,我当时回国就想在高科技领域创业。如果当时没有遇到政策瓶颈,我们的发展轨迹肯定和现在完全不一样。腾讯后来做的微信跟我们之前想做的产品就很类似。微信最开始发展的时候也差点被叫停,但是因为腾讯已经足够有影响力,就去找政府说明情况:这种技术国外到处都有,中国市场是全世界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市场,互联网发展太快,你不给我们做,只能让别人乘虚而入。政府后来才同意腾讯做微信。可是我们2006年要做的时候,政府还没意识到这一点。

来源:成功
原标题:【封面人物】陈立光: 新经济时代的黑马

上一篇:低调的福清实业家:威狮国际董事长陈齐杰 下一篇:福清第一医院神经外科主任杜辉标妙手仁心
©2012 FQLOOK.CN 看福清 闽ICP备07503243号